o6385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二十四章 那年我們已見過閲讀-hm3cw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夏萧脑海里浮现的皆是以往的事,那时他身边已无舒霜。他和阿烛在勾龙邦氏的草原上行走许久,见到了狼妖,也碰到胖和尚和小和尚。他们一同去了勾龙邦氏的都城王庭,那里有一丝魔气,他们找寻许久,才在公主这颗石珠里有所发现,可因确定寻找的黑煌没有隐藏在那,他们才离去,这颗石珠也暗自归还给公主。
时隔数年,夏萧对黑暗和魔道的认识已不止于当时浅显的表面,所以知道这颗石珠的作用。但其中力量,他此时依旧解决不了,也吸食不得。
对视时,夏萧体内的魔气甚至有破体而出的冲动,似要被其反噬。这般霸道,令夏萧双眼更红,血丝不断攀上,可他猛地一闭,进入五行空间中的草甸,令乱舞的黑树动作停滞,才算安好。
四处的魔气散去时,夏萧狠狠喘了口气,先前冰冷严峻的表情皆消失,变得极为平淡,不再那么粗暴和凶狠。他看过一眼晓冉和这位还不知姓名的公主,又见她胸前衣服被撕碎,当即道歉,甚至做出单膝下跪这等赔礼动作。
晓冉有些呆了,夏萧在黑暗魔道面前尚未这般卑微,此时却行此大礼,果真分得清轻重。魔道无恶不赦,就算黑煌救了夏萧很多次,他今后一一还就是。可他始终都是大夏王朝夏惊鸿之子,身为一个国家的人,不得在邻国公主面前丢人,更何况这位较弱的女子,什么都没做错。
我不是小偷 我的洪荒之力
“之前被魔气暂迷心智,惊到了公主殿下,还望赎罪。”
虽然夏萧此礼难以还清他的粗暴行为,可他的身份实在太过特殊,能让宁神学院甚至更多势力等待的人,令龙葵示意他坐起。
场面一度尴尬,谁也不知说些什么好,龙葵性子内向,只是看着夏萧的手。见他没有归还的意思,龙葵柔声问:
“这颗石珠里有魔气吗?”
以前龙葵从未听说过魔气一词,只是近期才从随行修行者口中听到,但她没有多问,可当前生出些好奇,就算夏萧入了魔,被魔气迷了心智,和这颗石珠有什么关系?看他一直握着的样,真的不准备还?自己又该怎么要回来?
见着龙葵楚楚可怜的眼神,夏萧总觉得她与姒云萦有几分相似。虽说外貌和年纪有别,神韵也有所不同,姒云萦一生总有诗歌为伴,浑身皆是书香气,龙葵却要简单很多,可夏萧就是觉得像,那种感觉难以言喻,如梦般虚幻可又有些真实。
夏萧记性好,总记得很多人很多事,可有时候一想起便满心愧疚难安,以至于此时大脑混乱,还要尽可能令自己温柔,免得将龙葵吓到。
“公主殿下,这里面含着极强的魔气,若炸开,整个王庭范围内的人都将被其吞噬。”
“怎么会……”
龙葵蹙眉,满脸都是难以置信,夏萧却摇了摇头,不至于昏倒在地。本来喝了粥,夏萧的状态要好些,可因为石珠中的魔气打扰,令他又重新变得混乱起来,甚至比之前还糟。之前他只是身上有伤且疲倦,现在是精神受创,更难恢复。
龙葵不想放弃争夺母妃的遗物,补道:
“它已经流传三百年了。”
“我所见到的魔道人已存活千年,他们正欲将大荒搅乱,而一切人类,都会是他们的食物。为了这一天,他们准备了很久,比千年时间还长。至于这颗放在王庭的石珠,估计是他们给自己准备的进军餐粮。”
千金骗爱请矜持
龙葵毛骨悚然,若真的那么危险,她不要便是。但在不知不觉中,她原本的宁静生活被夏萧打破,还被拉进一滩浑水,令其沉默,双手捂着胸前衣服许久。
夏萧再三赔礼,觉得身体不适,准备赶紧离开,却见龙葵羞红脸问:
“我总觉得你似曾相识,是不是在哪见过?”
“三年前我去过王庭,随虚云前辈一起给你治过病,现在看来,你的病好多了。”
当时龙葵身子虚弱,时常神智不清,夏萧隔着薄纱与其相见,不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对视。
经夏萧一说,龙葵确实有些印象,想起些事。难怪她总觉得夏萧在哪见过,原来是为自己治病的恩人,当即心生许多好感,将夏萧之前的粗暴无礼行为忘得一干二净。
“除了起夜多做噩梦,我确实没了其他不适,多谢。”
龙葵不知如何称呼夏萧,便用一个公子,符合草原上的侠风义骨。夏萧听之,强撑着笑了出来,道:
“你的病和这颗石珠有关,当时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没有将其带走,现在正是时候。没了它,今晚你也能睡个好觉。等公主殿下到了斟鄩,可以来夏府寻我,夏萧定当盛情款待,以赔当下的不是。可因为战事告急,夏萧就失陪了,多谢公主照顾。”
太古神魔訣 夜上西樓
想起自己喂粥时的亲密动作,龙葵有些害羞的微点螓首,又因脸上红晕比平时多了几分生气。
打开窗,看行过礼的夏萧和夏晓冉飞天而去,不禁羡慕,若能带上她就好了,她还从未去过天上。可龙葵未进修行道路,要做到那般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还是安安稳稳去斟鄩,完成父王交给她的使命吧!
混沌軒轅訣 飛雲飄雪
其后,若夏萧不忙,她还能做客夏府。
夏萧说的都是客套话,堂堂一位公主,下至他夏府,简直就是不能想象的事。可一直待在宫中的龙葵对很多事心生好奇,先前不敢做,此时却有了莫名的勇气。到时若时间允许且有机会,说不定她真的会去。
壮硕的黢黑侍女回来时,龙葵已换好一身广袖留仙裙,她见夏萧二人不见,问公主发生了什么,她一一回答,引得侍女前去禀报。不过有的事,她藏在了心里。
顶着不暖不凉的平常风,夏萧呼出口气,对晓冉说:
“辛苦了,接下来几天得全速前进,不分昼夜的赶回斟鄩。”
济世鬼 圣堂
“放心好了,我看过地图,不过两日就能到。对了,这颗石珠里的力量,不会是黑煌放的吧?”
嫡女馭夫 雲夢
“除了她不会有别人能在大荒那般自由移动。”
“若她的初心是炸毁王庭,吸收其中的生灵之气,那龙葵离开王庭,又被我们带走石珠,她会不会找来?”
晓冉自己倒不怕,就是不想让龙葵陷入危险。可王庭离先前之地不算近,若黑煌想动手,早就将石珠放回勾龙邦氏,可没有管它,说不定是想顺其自然,但现在它跟着自己去斟鄩,岂不是去生灵之气更多之地?
晓冉显然多虑了,黑煌兴许早就忘了这件事,可她即便有自己的答案,也想听一下夏萧的见解和看法,可他一直没有回答。
若不是背上有夏萧的重量且气息还在,晓冉都以为他掉下去了。扭动细长的玉颈,晓冉见夏萧已在自己背上睡着,看着那张皱着眉的面孔,不禁心疼。
空中风在流动,如成一罩,将夏萧保护在里面。晓冉带着他快速飞行,内心虽有涟漪,可还是很坚定,觉得自己做得没错。如果舒霜当时不主动撕毁灵契,晓冉会随她一起死。还有句芒,如果没有他,她也早就死在草原。可她现在还活着,便要留在夏萧身边,帮他且等句芒归来。
即将到来的大战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明暗之争,还牵扯到怨仇,更重要的是两大种族的较量。大荒上种族不多,除了人,便是兽。虽说海兽心傲气高,一度认为陆地上的荒兽只是些杂 种,天上飞的更是些长毛的怪物。可按大致区分,它们都是兽,在人面前便会团结。
此次,晓冉所在的兰泽灵鸟一族,肯定也会在黑龙王族的带领下进攻人类。按体内流淌的血液,晓冉本该回去,可又不愿回去。或许真的像姐姐说的那样,从他当初一走,就不再属于灵鸟一族的人。
那等割离种族之痛令晓冉有泪弹下,可还是扇动一对若云般的羽翼朝南方前去。越向南,天气越暖,她喜欢那种感觉,可黑暗将其笼罩时,她又不禁迷茫。留在此处,便得面对母亲和姐姐生死未知,甚至死在人类手中的可能,可若回去,又将与夏萧对敌。
知道该怎么做和纠结无关,就像此时,晓冉一直在想,却没耽误飞行,离斟鄩又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