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uz5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 愛下-第二百一十章 胡胖子的構想分享-hyqj5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
小說推薦將軍的桃花數不清将军的桃花数不清
盐商的暴利,就是连各级官员,也是眼红不已。各家盐商自然知道自己就是香饽饽,大肥肉,所以也在各处的找保护伞。
现在,皇后娘娘的义女,名满天下的临川郡主到了扬州,他要是还不知道抓住机会,那他就真是一头猪了。
而卢忆霜地位不缺,世俗金银更是不缺,拿什么才能打动她呢?
据说临川郡主的夫婿当年陨落在北漠之地,现在已经好多年了。
今天看萧轻城与她在一处,胡胖子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自己这个好兄弟萧轻城,当年妻子难产,只留下一女。现在,他也正是单身,日常连个侍女都没有。
这兄弟,虽然不是官身,但萧家也是豪富。况且自己这兄弟,要人品有人品,要样貌有样貌,只要不计较身份,那就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别人或许就算了,可临川郡主何许人也,岂是会在乎世俗的人?若是萧轻城能入了她的眼,那其他那些就不是问题。
而现在,萧轻城与她们同行月余,看起来,那自然是不讨厌的。如此,只要有人帮忙捅破窗户纸,那这事,就水到渠成了!
这成了好兄弟的妻子,帮忙罩一下自家的生意,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可以的话,就把其他几家干股收回来,拿一半赠予萧兄,对自家来说,都是一项很厉害的节约。
越想越觉得此事可行。他佯醉下场,把萧轻城引过来,就是要跟他说这个话。
找了一家茶社,他仔仔细细的把这话跟萧轻城一说。实指望萧轻城会答应,谁料他却沉吟许久,也没有半分意思。
胡胖子急了。“哎,你同不同意,总要有个说法吧!”。
萧轻城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茶,低声道:“自从薇儿去世后,我就已经绝了再娶之意。况且临川郡主若是真的成亲,有的是朱紫大员,高官后戚想与她结亲。哪里又能看得上咱们这商贾之家?”他摇头轻笑着。
胡胖子却大笑,“萧兄你此言差矣!若是别的郡主,自然不会下嫁咱们商贾之家。可临川郡主不同。她不但出身与庐州大商,而且自己本身也是经商的。想必比起那些书香世家,对于商家的排斥,要小太多。”。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萧兄自己,对这事的态度。”胡胖子看着他,正色说道。
“萧嫂子去世也这么多年了!你就算再伤心,再怀念,她也不会再回来了。你要知道,这世上有三不娶之说啊。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薇儿想想。若是能被郡主教导那她的日后,还愁什么?”。
“咱们就不说公候之家,但一般的五六品之家,那还不是手拿把掐?”胡胖子想尽办法跟萧轻城讲其中的好处。
这话一出,萧轻城心里不禁一动。
别的都不算,唯有这一点,让他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虽然有自己全身心的疼爱,可一个女孩子,总归是需要有长辈女眷的教导,将来才可以在夫家应对各种局面。
妖妃御邪王
自己本来就是淡泊的性子,养女儿也是随性的很。看着活波可喜,可别人却未必会这么认为。
不娶丧母之女,这几乎是一般人家约定俗成的规矩。怕的就是女孩子没有母亲教导,担不起为**为人母的责任来。
自己这些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薇儿的长远,确实没有考虑。
灵御万界
胡胖子看他沉吟不语,嘴唇一抿,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了。
心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你萧兄的,就是薇儿。不过这也不算我算计啊!薇儿有郡主做继母,想必将来收益匪浅。我这也算帮你们了。”。
他一口喝尽杯中茶水,笑着道:“萧兄慢慢想,我就先回去了。既然郡主来了,我得让我家那位赶紧去拜访才行。可不能让其他人捷足先登了。”说罢,就匆匆跑了。
萧轻城长长叹了口气,丢下一两银子,慢慢往客栈走去。
一路上心里翻江倒海的思考着。一开始想的是女儿,再然后,便是卢忆霜端庄清丽的容颜跟款款言谈。
忽地大吃一惊,赫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对郡主的好感已经这么深了。
居然已经到了,真的考虑要郡主做薇儿继母的事情。
社长天下 风雪天心
他忽然一阵羞愧,掩面往路旁藏去。
在一条寂寥无人的暗巷里,对着溪水,默默的哭了一回。
胡胖子一路风风火火的跑回家,六姨娘眼睛一亮,就笑着迎了上来。
“爷,您回来了啊!”她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意,对着胡胖子说道。
胡胖子平日里对她也算不同。可今日他有要事,根本顾不上搭理她。
“一边去,看不见我有事?”胡胖子恶吼吼地说道。
六姨娘吃了一惊,捏着帕子呆在一边。
看着胡胖子匆匆往少奶奶的院子里去了,才娇嗔一声,脚下一踱往自己屋里去了。
在梦想季 君子旋
朱氏正呆在锦鲤池边观鱼。她本是小官吏家的嫡女,因家里人爱慕盐商家的银钱,便做主把她嫁过来。
她可以说满腹经纶,诗词歌赋都来的。可胡胖子偏偏是个酒色财气样样精通的人物,唯独对都读书没有兴趣。他考上秀才,一半是老爹的鞭子,一半是老爹的银子。
大理寺如此傲娇 元嘉饮泣
有了这个身份,他才能勉强混入文人雅士的圈子里。
朱氏常常叹息自己的命不好!虽然锦衣玉食,可胡胖子对于她来说,就是个一身铜臭的商贾。
而胡胖子也嫌她太做作,整天悲风伤秋的,凄凄惨惨戚戚。
这两人气场不合,见了面就别扭。勉强处了一段日子, 到后来,胡胖子便没了耐心,一个接一个的纳妾。朱氏也乐的省心,在自己的院子里轻松愉悦的过日子。
忽然胡胖子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朱氏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行礼道:“夫君!”。
胡胖子笑着道:“今天有好事跟你说,你跟我到屋里来!”。
抗日之碧血鹰翔
朱氏本不愿,可没办法,谁让眼前这人是她的夫君?
只能跟着他进屋。
胡胖子满屋子乱看,拉开衣柜瞧瞧,拉开梳妆台瞧瞧。
浴血
朱氏很是奇怪。“夫君你找什么呢?”。
胡胖子摇了摇头道:“你这最近也没做新衣服,打些新首饰吗?”。
朱氏笑着道:“不年不节的,要什么新衣新首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