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b87熱門都市异能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愛下-第一百零七章:兩輛馬車展示-qu9p9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钱三丫,因为今天已经过度使用念力,即使她想用念力在解除自己的绳子也不可能。而柳茹则是看着钱三丫哭的满脸泪痕。郑锐躺在马车上。还未有转醒的痕迹。
“三丫~都是我们不好。”柳茹愧疚地说。
钱三丫虽然想安慰柳茹,可她那头疼又一阵一阵的涌来。让她想说话都难,不知道为什么往日里也有精神力用尽的时候,却没有今日这么疼,今日倒是疼得让他受不了了,一阵一阵的。
钱三丫闭着双眼养神,等身上恢复些力气才虚弱的说:“这不怪你们,这幕后的人一开始就是冲我来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是谁罢了,你也不需要自责,我一定会让你们带回去了,我相公也一定会来救我们的,你放心。”
虽然钱三丫的话起到了一定安慰的作用,但柳茹还是十分自责,好在郑锐突然转醒,分散了柳茹的注意力。
“嘶~阿姐?……阿姐……”郑锐只觉得脑子一片混沌,他感觉到他阿姐拉着他的手,可怎么也看不清他阿姐的脸,等他完全醒过来之后,才发现是柳茹拉着他的手哭呢。
“我这是怎么了?这里是哪里?”郑锐完全没搞清楚此时是什么情况?柳茹看郑锐完全醒后便直接扑到他身上大哭了起来,“呜呜呜,锐儿还好你没事,担心死我了……”
郑锐被柳茹抱得个手忙脚乱,自古男女七岁不可同席。虽然柳茹一直代替他阿姐照顾他,他也将柳茹看着自己的另外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可是这突然这么靠近的亲密还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行了行了,你快放开你那爪子吧。也不看看锐儿被你压成什么样子了”钱三丫无奈的开口,明明自己先认识的柳茹,自己先与柳茹交好,怎么柳茹一颗心全部都挂在郑锐身上,看不到自己也是个病号吗?
“我真可怜,我真的是太可怜了”钱三丫十分幽怨的说,像足了一个相公常年在外不回来的怨妇。
逆天寶貝呆萌妻
神医毒妃之废物大小姐 乞丐女王
“嫂子,我们这是怎么了?”郑锐不解的问,他这一醒来就是这种情况,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钱三丫看柳茹那眼泪还没流干的样子,勉强打起精神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郑锐听后也是眉头紧锁。
“嫂子,你可是得罪了什么人?或许曾经有没有什么仇家?”郑锐问,对方指名道姓要钱三丫那就一定是钱三丫认识的人。柳茹也在一旁应和道:“是啊!是啊!三丫你可有什么仇家吗?”
萬寶供應商 壹壺老酒
钱三丫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她早都想过了。她这辈子重生而来一直待在荷花村,也没有去过青临以外的人,根本没得罪什么人,这幕后的人她还真的想不透。
专业第三者
网游坦克之王
柳茹见状也开始回想起来,然后突然脑子灵光一闪说:“三丫是不是钱四丫啊,她一直和你就不对付。以前还想杀你呢,还绑过我,是不是他回来寻仇了?”
柳茹提起钱四丫,钱三丫下意识就否定了。虽然她和钱四丫的确是有血海深仇。但是钱四丫根本不知道一直以来给她添麻烦的人是自己。而且现在钱四丫在孙家呢,怎么可能会跑到青临来绑架她。
“算了算了,现在再怎么想也想不出来,既然绑了我,定是结了仇的,那以后还是会在正面对上,到时候就知道了。我们现在要想的是要怎么逃出去。”
说起逃跑三人又分别陷入沉思,他们两个人被下药,现在药劲还没缓过来,一个人念力用尽,现在身子虚得很。就算现在让他们跑,他们也跑不动。最后三人还是准备好好休息,恢复体力。
马车在黑夜中快速驶过,结巴手里的鞭子不要钱的抽打在马屁股上,好像不让马累死就不罢休。其余几个匪徒也在旁边,骑着马左右前后护着,身上背着大刀时刻警备着。
“嘿嘿嘿……二……二当家的,我……我们快到青临了。”
“别高兴的太早了,你没有发现我们后面已经有人追上来了吗?”二当家阴险的笑了笑。
结巴脸上到是一片震惊,“什……什么,有……有人追上来了。”
“嘿嘿嘿,我当了这么多年二当家,这点首尾我看不出来吗?钱三丫和张五,这两个人不简单。以前我们不是把他们已经绑到寨子上去了吗?最后还是被他们逃了,你也不想想他们二人当时可是中了药还被绑着的,牢房也没有钥匙,这到底怎么逃出来的?”
听了二当家的分析,结巴恍然大悟,没错啊,钱三丫和张五两人一直以来都有些邪门。
“那……那……怎么……么办?我……我……”结巴磕磕绊绊的问,还没等他说完就被二当家的给打断了。
“你娘的给老子闭嘴,你自己是个结巴就少说话,你这磕磕绊绊的就像拉屎拉不出来一样。”二当家对结巴翻了个白眼,后面的匪徒听到他这一番话,皆哄笑起来。结巴有时候说话就是说不好了,还真像二当家形容的那样就像屎拉不出来一样。
“兄弟们,你们都给老子听着,这白银千两老子是要定了,全他娘的给我警戒起来,等到前面就和他们换道。”
“呜呼~”一群匪徒,纷纷出声应和。同时脚下蹬马的速度更快了。
我當白事知賓的那些年
而在马车后不远的张五一行人,看见前面的马车速度加快,也深感到不对劲。
末日边缘录 星星的叶子
“主子他们这是有什么计策吗?”暗雪问。
张五眉头紧锁他也不知道虎头山那群匪徒到底玩的是什么把戏?“随机应变,我们……”
张五话未落,前面的匪徒就发生了混乱,突然从路的岔道口又引出了一班人马和马车,两辆马车混在一起又分开,一时间竟然分不清,哪一辆是载有钱三丫和郑锐他们的。
而坐在马车里面的钱三丫和郑锐柳茹三人也由于马车的剧烈摆动而不小心撞到车壁上。一时之前也没办法保持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