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yml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討論-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你們兩個認不認?分享-sihgy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赵昊看着右都御史,稚嫩的脸上忽然露出纯真的笑容,道:“石大人不妨猜一猜。”
右都御史见到这一幕,心里面立刻明白……这贺大人的失踪一定是跟安国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想到这,他心里面自然更加的难受。
犹豫了一下,说道:“应当不是在城南吧?”
赵昊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其实的确是在城南,而且的确是被人挟持!”
说到这,顿了顿,又是道:“而这挟持之人跟在座的几位大人还有十分紧密的联系,诸位不妨猜一猜,这人是谁?”
“这……”
“除了安国公,还有谁会挟持这贺文林贺大人,不要命了吗?”
“就是啊,除了安国公,还有谁会这么做。”
豪門壹次交易:吻上純純妻
“听殿下的意思,一定不是安国公,看殿下笑的多开心。”
“不是安国公,是谁呢……”
跪在地上的众臣们面面相觑,一个个的都是充满了疑问。
很显然,他们的确是不知道谁挟持的贺文林贺大人。
毕竟贺大人乃是左都御史,乃是都察院的天官,言官之首,任何人都知道动了贺大人,会造成多大的后果。
细细想来,似乎也只有安国公能够肆无忌惮,做出这样的事情了吧?
言官们这么想着。
赵昊却是忽然走到了其中一人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贺大人以为,贺文林大人是被谁挟持的?”
“这……”贺千道不由自主地抹了抹冷汗,颤声道:“臣,臣不知道。”
赵昊笑了笑,又是走到了另一个人的面前,看着他,问道:“这位大人呢?知不知道?”
“臣……臣也是不知。”
那人声音也有些发颤。
缘定–独有此生
——————
接连问了两个人。
一个乃是贺大人的表弟,礼科都给事中。
另一个则是礼部的员外郎。
莫非这件事情跟礼部有关?
这礼科虽说是隶属通政司,但是呢,跟礼部的关系乃是十分的密切。
再加上礼部对安国公,从头到尾都是敌视的状态。
当年宁王府宴会,更是让安国公府跟礼部结下了仇怨,一直到今日都没有化解。
难道这件事情真是礼部所为,然后想要嫁祸给安国公?
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而且……这贺千道乃是贺文林的表弟,难道他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了吗?连自己的表兄都能下得去手?
众人小声议论了起来。
这个时候,赵昊的声音再次响起。
“两位大人是真心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那两位大人可否告诉本宫,你们前段时间见了谁?”
话音落下,两个人都是冷汗直冒。
他们隐隐察觉到了,太子殿下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
单亲男女 拈花微笑
重生三国混帝王
但是,他们仍然抱有侥幸的心理。
毕竟宁王殿下忽然出现,这种事情,就连他们自己都是难以接受,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或许,殿下只是从密谍司那里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故意以此来吓唬自己?
两人跪在地上,抹了抹冷汗,道:“臣等一直留在京都府,没有见过任何人。”
“哦?”赵昊眉头一挑,说道:“你们两个没有见到叛贼赵泽?”
赵泽……
众人听见这个名字,都是一怔,觉得耳熟,但是一时间又是想不起这是谁的名字。
怔了片刻,恍惚间,忽然发现,这不是宁王殿下的名字吗?
不对,如今应该说是逆贼宁王了。
时隔两年,宁王竟是重新出现了?
众人下意识地看向贺千道和那个礼部郎中,脸上都是露出恍然之色。
若是如此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
虽说已经两年过去了,但是宁王在礼部可是有着十几年的掌控,又岂是短短两年的时间就能抹平的?
再加上,当年宁王之所以叛乱,直接原因便是因为他被扣上了私通乞颜部的罪名,而这罪证便是安国公呈上去的。
虽然这件事情没有闹到满城皆知,但是文武百官都是知道。
陛下没有惩罚宁王,就意味着直接断绝了宁王成为储君的这条路。
正是因为如此,宁王一怒之下才会选择叛乱这样铤而走险的方式。
侯门继妻
不过,也正是如此,宁王最为痛恨的人一定是安国公!
如此一来,一切都能对得上号了。
尸路神尊 石卒云鬼
在太医院附近刺杀安国公的,乃是宁王的手下。
在早朝上对安国公愤而攻之的,也是宁王的手下。
以宁王的性格,痛恨一个人,定是连他死了以后,都不会放过他。
正是因为如此,刺杀结束的第一天,宁王便让礼部的人攻讦安国公。
原来这一切竟是这样……
不少人的脸上都是露出恍惚之色。
與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蔔非
而右都御史更是如此。
此时此刻,他已经怔在了原地,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耳旁只是不断地回荡着两个字……宁王。
宁王,没有想到竟然是宁王。
若是如此的话,自己从头到尾不遗余力的攻讦安国公,落在殿下的眼里,岂不是成了宁王的人了?
这也就罢了。
从此以后,文武百官们会怎么看自己?
右都御史想到这,脸色苍白,只觉得未来一片黑暗。
这个时候,赵昊又是怒喝:“你们两个……认还是不认!?”
紫極天地 巨陽教主
声音虽是有些稚嫩,有些沙哑,爆发出的气势却是超乎了众人的想象。
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梵缺
贺千道和那礼部郎中吓得一颤。
“臣,臣,臣知错!臣知错啊!”
“臣的确是见过宁王,但那是在臣不知情的情况下见的,那宁王乃是他带来的,若非是答应宁王构陷安国公,臣,臣便没有命了,这些天,臣的身边一直都是有宁王手下的护卫……
臣是一直心惊胆战的,臣,臣也是没有办法啊!殿下!”
贺千道痛哭流涕,一句话就把责任甩给了不远处的礼部郎中。
礼部郎中听见这话,面露愤怒,指着贺千道大骂:“贺千道!你说这些话岂不是昧着良心?谁逼着你做这些事情了?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愿意!
贺文林大人和你一样,怎么人家就没有这么做?说到底还是你心术不正!死到临头,还不肯认错,还认为自己没错,乃是被威逼利诱的,你可不可笑!”
错婚甜嫁:霸道老公呆萌妻
礼部郎中知道自己谋反的罪名肯定是躲不掉了,干脆拉一个人下水,到时候路上也有个伴。
贺千道听见这话,却是脸色苍白,一时间百口莫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