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ply優秀都市小说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1108章 黑水主宰(求訂閱)看書-shiok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顾判和黑袍对着这颗大小堪比宫殿的心脏沉默不语。
桃源秘境 酸豆角
要知道心脏作为动物最重要的器官之一,一旦被剖开取出来,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丧失活性,即便是顾判见到过的生命力最为顽强的妖兽也是如此。
但现在这颗心脏模样,又像极了石头的东西却并非如此。
它看上去已经独自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却还依旧保持着活力,并且还将继续保持下去,顽强没有萎靡虚弱的情况出现。
最佳幸福 紫蘇落葵
“这颗心脏给了吾等一种连接天地本源的感觉。”
乾元的声音再次缓缓响起,“而且吾等刚刚发现,在它的核心位置,还存在着一道恐怖的伤口。”
顾判心中一动,有些疑惑地问道,“那是一道什么样的伤口?”
乾元沉默思索片刻,才又接着传递了一幕有些模糊的画面过来。
同时以肯定的语气道,“吾等基本上可以确定,从那道伤口处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和太阴仙境外的剑痕同出一源,应该就是天师口中曾经提到过的……轮回剑意。”
“看来我们在通向火灵界域的那道裂隙前耽误了太长的时间,应该先来这里寻幽探秘才是正理。”
顾判悠悠叹息一声,直觉自己此次循着那一丝感应前来,貌似真的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心脏连接天地本源,内部伤口却又萦绕着亘古不散的轮回剑意。
但它究竟是什么,还需要进行更加深入细致的确认。
他在思索片刻后,示意黑袍老者先后撤一段距离保持警戒,而自己则乾坤借法与轮回剑意同时施展,小心谨慎靠拢了过去。
忽然间,一股巨大到难以抵挡的吸力从心脏表面传来。
在这一刹那之间,顾判周身炽白火焰暴涨,与那道吸力僵持不下,谁都无法奈何得了对方。
但仅仅过了不到两个呼吸时间,他却又出乎预料地直接放弃了抵抗,一下子便被拉扯了过去,旋即被吞进心脏之中。
远处的黑暗之中,黑袍老者身后再次浮现出虚幻的黑红双眸,和他一起注视着骤然膨胀的巨大心脏。
下一刻,黑红光芒大作,穿透了重重阻隔,一直追寻着顾判的身影,直到它们毫无征兆失去了对他的感知,再也无法将目光映照在他的身上。
唯有一道突然升起的璀璨剑光划破虚空,照亮了前后左右的无尽黑暗,也映照在了两双瞬间变得凝重的黑红眼眸上面。
…………………………………………
身体被紧紧包围禁锢,似乎有数不清的细小水流想要钻入他的体内。
顾判面无表情,伸手从虚无之中拽出了双刃大斧。
血满天地 东宇
炽白火焰从各个地方燃烧起来,堪堪抵挡住了那些像极了水流的能量丝线侵袭。
紧接着,整个心脏开始有规律地颤动。
他微微皱眉,莫名感觉到后背上忽然感觉有些发冷。
仿佛有一台制冷风机正对准他呼呼吹风。
伸出手,朝着身后摸了一把。
咦?
这种奇怪的触感。
癫狂片警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抚摸着一块巨大的果冻。
冰凉而又柔软。
顾判猛地转过身体……
然后猛地眯起眼睛。
他看到了两个巨大的黑洞。
冰寒的气息正是从黑洞中向外喷出。
貪情郎
他的手,正按在两个黑洞中间的半透明墙壁上。
穿越大清魅众王2:雍正,别逼我 夏夜无边
它还在微微颤动。
顾判下意识地捏了捏。
果然是软软呼呼,还带着点儿凉凉的感觉。
呼……
隧道般巨大的黑洞毫无征兆地远离了一段距离。
然后,顾判看到了两汪幽深不见底的水潭,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缓缓后退一段距离,却还是不能一窥那两汪幽深水潭的全貌。
直到数个呼吸之后,两汪深潭开始远离缩小,他才蓦然发觉,这竟然是两只巨大的眼睛。
而眼睛的主人也随着距离的拉远渐渐显露出了真身,将全貌映入到了顾判的眼中。
这是一头巨大无比的龙兽。
那么。
刚刚将他吸入进去的大心脏,按照大小比例来推算,倒是很可能就是一颗龙之心。
他静静看着那头龙兽,很快将目光聚焦在了一个纤细柔弱的的白色身影上面。
她正安静站立在幽潭般龙眼的正上方,微微低着头,仿佛在沉默思索着什么。
顾判顿时屏息凝神,想起了许久之前他在海眼仙山之上,那一片宫殿群落之中的经历。
所以说,他如今应该也是在观看一场不知道发生在什么时候的纪实影像。
一个关于美女与野兽的古老故事。
毫无征兆的,一道森寒无比,却又熟悉至极的银色光芒闪过。
映花了他的眼睛,也划破了那两汪深不见底的幽潭,荡起了道道波浪般的涟漪。
依稀间,他似乎又听到了那道冰冷漠然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悄然响起。
“黑水界域之主宰,融入了此方天地本源的存在……”
“吾需借你身躯一用。”
轰!
璀璨至极的银色光芒遽然爆发,将所有一切尽数笼罩湮灭进去。
顾判握紧了手中斧柄,眼前先是一花,紧接着又回过神来,若有所思看着横亘在自己面前的那道恐怖伤口,同时也是感受着那道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如今却正在缓缓消散的轮回剑意。
“原本只是想以乾坤借法内借己身之轮回剑意,以此勾引撩拨一下可能存在于这颗心脏深处的轮回剑意,却没想到它竟然真的存在,更没想到它竟然直接以消散为代价,将所有的一切都展露在了我的眼前。”
“当真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还有这颗仍然跳动的孤单心脏,让它一直保持着活力的真正原因,应该就是所谓的黑水界域天地源力,也即是被称之为天地真灵、界域规则的存在。”
摩挲着微微有些温热的斧柄,顾判整个人完全沉浸在刚刚轮回剑意突然爆发带来的感悟上,许久都没有动上一下。
直到那道剑痕之内所有的轮回剑意尽皆消散,他才暗暗叹了口气,眯起眼睛打量着仍然在不停律动的这颗心脏,一时间不知道接下来又该如何处置。
很快的,他抓住了问题的主要矛盾。
想明白了如何处置的关键,其实就在于两个方面。
一是这玩意既然是黑水主宰龙兽的心,到底能不能被打野刀界定为能够双值加成的野怪。
二是这么大一块肉,它到底能不能吃。
解答这两个问题倒也不难,首先要做的就是,先劈上它一斧头再说。
————
就算是没有双值加成入账,那也是劈不了吃亏,劈不了上当,最多只是浪费些许力气而已。
一念及此,他便不再犹豫,猛地抡起手中大斧,用尽全力朝着那道本就存在的恐怖伤口狠狠斩落。
轰!
心脏内部陡然间剧烈颤动起来,而后黑白交织的光芒大作,朝着周围发出了无差别的攻击。
顾判噗的喷出一口鲜血,但在吐血之后,原本还稍稍有些犹豫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这玩意,竟然真的被当成了一头野怪!
那什么都不用说了。
它收缩攻击它的,他挥舞斧头砍他的。
两者相互对抗,互相角力。
每一次黑白光芒大作的攻击,换来的是他更加狂暴的砍伐。
就像是为了家人的生存而搏命的伐木工人,一次次将斧头劈进了那道剑痕深处,肆意扩大着伤口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