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xmh熱門都市异能 我的重返人生 愛下-第709章 紅米計劃:方總的一盤棋(2更)熱推-iedde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FD30~
~
~
方年好整以暇道:“谈谈小米新子品牌红米吧。”
雷軍:“(⊙o⊙)”
好家伙的!
这直接就定下了品牌名称?
繁华一瞬执着何用1
雷軍感觉自己今天是跑来申城吃鲸的。
可能是京城不靠海,申城靠海的缘故?
劝酒的喧嚣声忽然顿住。
多数同学脸色各异,望向站起身来提杯一口干了杯中酒的方年。
惊讶、恍惚、茫然、艳羡、眼红兼而有之。
他们当然不是在想方年买了车——一个大学生怎么可能买得起车,方年又不是下海。
他们惊讶与艳羡的是,同样是出来聚会,自己连花钱都要扣扣搜搜,计较着手上那终于不会被家长拿走的压岁钱。
人方年直接把家里的车开了出来。
这对比,就离谱。
就离谱啊!
方年一口干完杯中酒,见大家都愣着,放下杯子,笑着说:“都看着我干嘛,一杯啤酒,不影响的。”
李雪诧异的开口问道:“方年你居然会开车了?你才十八岁呀!”
“对啊,家里过年也会查车的!”
“你可别无证驾驶。”
“就是就是……”
方年面露恍然:“原来是说这个,暑假的时候,我就考了驾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
方年开了个喝酒的头之后,男生,以及高中毕业后飞速成熟的女生们也都端起了酒杯。
觥筹交错间,气氛也就热闹了起来。
叽叽喳喳说着的话题很宽泛。
多少有点成年人的味道了。
酒桌上的劝酒词,开的玩笑,也跟往常大不一样。
在方年的记忆中,曾经也有过一次这样的八中174班同学聚会,只不过当年李雪完全主导了流程。
餐桌上的气氛跟现在是不是一样,方年记不得了。
但他现在清楚,这次聚会于每个参与的人来说,都是与众不同的。
不同的地方是:成年后的第一次怀旧自由。
且,只有在熟悉的老同学面前,这种自由带来的体验才会被无限无限的放大。
以后不管还有没有这样的聚会,都不会有这次来的那么令人觉得新奇。
方年没太参与大家的高谈阔论。
而且有意思的是,每隔几句话,就会有这样的开头:
“柳漾,你……”
是的。
这张酒桌上的中心点是柳漾。
去申城上名校的李安南没能沾上,在复旦上学,曾经是风云人物的方年也没沾上,班长李雪也没沾上。
原因就是因为柳漾的过于‘fashion’。
方年比较敏锐,有感受到柳漾好多次有意无意看过来的目光。
心里哔哔一句:“这迷妹不是长大了吗,怎么个意思?”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
李安南提了句:“吃差不多了,要不去唱歌吧?”
李军几个相互看了看:“我没意见,看你们。”
说着望向李雪她们女生。
李雪看看女生群体:“你们呢,现在去吗?”
“行啊……”
“……”
出了社会,或者上了大学后,对KTV迅速就熟悉了起来,所以无一缺席。
与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晚上完全不同。
方年自然也是从众的。
吃饭的包厢在二楼,KTV在三楼,并不麻烦。
很快大家走进一个大包,柳漾跟李芬琳两个人迅速拿起麦克风安排起来。
毫无疑问,这俩都是麦霸。
方年学了刘惜同学的做法,找了个角落坐着摸出手机发消息。
“小语姐姐~在不在?”
未几,消息回了过来,喂鱼:“不在。”
方年:“啊这,确实太不在了。”
天书奇道
喂鱼:“小语姐姐确实不在,陆女士就在。”
方年:“。。。。。。”
方年:“行吧,那没事了,我还以为你也在聚会呢。”
喂鱼:“嗯?!我在跟家里人逛街,方先生居然有聚会?你不是才大一吗?”
方年:“嘿,这稀奇。”
喂鱼:“行吧,少喝酒。”
方年:“我开车了,不喝酒……”
“……”
撩拨结束后,方年一抬头便看到了旁边坐下的柳漾。
见方年看过来,柳漾不慌不忙的开口:“方年,好久不见,你上大学以后好像一点都没变。”
方年点了下头,笑道:“没办法,年纪大了,倒是柳漾同学女大十八变,漂亮得紧,在路上碰到我怕是不敢认的。”
“……”
独家宠爱,阔少的小娇妻 银善善
说了两句闲话后,柳漾一咬牙,问道:“能说说你的女朋友吗?”
方年看了眼柳漾,语气平常的道:“很好的女生,会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的。”
柳漾在心里念叨了三遍,才反应过来这句话里的意思,神色有些恍然失落,嘴上道:“哦。”
接着起身离开了这个小角落。
方年话里的意思很清晰,会有机会介绍给柳漾认识,就说明了这辈子都绑在了一起,要么是在婚礼上,要么是在其它场合。
很快,方年就听到了柳漾正在唱一首《犯错》。
稍晚些时候,方年收到了邹萱的消息。
“哥,你是不是在棠梨聚会啊?”
方年:“嗯。”
远远远远远:“我能过来找你吗?”
方年:“你也在棠梨?”
远远远远远:“我在街上。”
方年略作沉吟,回复:“这样,一会我过来。”
“……”
刚好柳漾也唱完了歌,方年跟大家打了个招呼,说要去见个朋友,一会回来。
然后离开聚福楼,很快到了主街。
主街上开门的店铺很少,行人也不多,远远的,方年便看到了站在街边的邹萱。
“哥!”邹萱面露惊喜,喊了句,呼吸忽然变快了许多。
方年面露微笑:“新年好,今天怎么来棠梨了?是走亲戚吗?”
“没有,明天补课。”邹萱双腿并拢,笔直站立,抿着嘴回答道。
说着话就半低下了头。
方年面露了然:“学习怎么样?”
“还好,学校前五名。”邹萱小声回答。
方年面露惊讶,赞许道:“不错啊,邹萱同学!加油,争取考个北大清华!”
邹萱飞快的抬头看了眼方年:“我考不上的。”
“要是能的话,我想去复旦。”
说完飞快的低下了头,脸色不自然红了起来。
方年:“……”
他略作沉吟,最后还是说了句:“加油,还有四个月,我在复旦等你来。”
邹萱磕磕巴巴的道:“真,真,真的吗?”
婚后霸占娇妻 清风恋飘雪
“肯定是真的。”方年肯定的道。
“走吧,别在这里站着了,听说棠梨开了家新超市,去买点东西?”
邹萱连忙点头。
棠梨的超市多了一家,比起以前的超市,可以说是很大很大很大。
足有两层楼。
方年推着车买了牛奶、巧克力、士力架等食品。
“给你买的,我帮你送到学校?”
邹萱慌忙道:“好,好啊,谢谢哥。”
方年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当然看得出来,邹萱误会了他的意思。
言语上给邹萱希望,是想让她有个追求目标。
买这些东西,是象征性的给邹萱补充补充营养,好歹邹萱喊了一年多的哥。
当然,只要邹萱现在不说什么过分的话,方年可以装作看不懂。
反正也就只有今天这半天。
真要邹萱能考上复旦,那也没事,一切交给陆薇语解决。
不多时,方年送邹萱进了八中。
“哥,你去忙你的,我自己能行。”邹萱一副懂事的口吻道。
方年笑着挥挥手:“好。”
心里松了口气。
懂事就好,懂事就好,以后就好说话。
…………
…………
重生之末日霸主 碧血无常
回转时路过网吧街,方年迎面遇上了一群人。
男男男女都有。
里面有陈遥等熟面孔。
几乎不用太留意,第一眼会看到那个走在最前面的姑娘:
林语淙。
双手揣在裤兜里,昂首挺胸,连走路都带着风。
目光多数时候平时前方,虚虚的不会聚焦在哪里。
自信,从容,且……
洋气。
慢慢停下脚步的方年忽然笑了起来。
月许不见的林语淙终于又有了,那种被视为八中符号的大姐头样子。
于是,在林语淙走过来时,方年主动打了个招呼:“大姐头新年好。”
闻言,林语淙愣了下,然后慌忙说道:“新年好新年好。”
“方哥,新年好。”接着是几个有些眼熟的女生打着招呼。
方年微微点头,也向陈遥点了点头:“你们玩。”
这群方年眼熟的人赶紧都应了下来。
一人与一拨人交错而过。
未几,林语淙才往前走几步,又紧忙飞快的回头追上来,气都没喘匀称,就说:“方,方年,我能跟你说几句话吗?”
“大姐头有什么吩咐?”方年顿住脚步,看向林语淙,平静道。
林语淙咬咬嘴唇,没好气的道:“你就故意吧!”
接着认真道:“方年,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我明白你是为了维护我们的朋友关系,所以不仅自己退让,也让薇…薇语姐退让,忍受了我做的那些自己都觉得恶心的事情……”
“对不起这种话,说一次就够了。”方年无所谓的打断道。
不是很想说的意思。
见状,林语淙望向方年,目光中带着些许坦然:“这一个多月里,我总算想明白了一件事,喜欢是一回事,能不能在一起是另一回事。”
没等方年开口,林语淙又赶紧说:“得跟你再次说声抱歉,因为我还是会喜欢你。”
闻言,方年想了想,用平静的口吻说道:“你还记得在2008年马上过完时,我曾跟你说过的那句有意思的话吗?”
“什么?”林语淙面露回忆的神色,嘴上下意识的问道。
方年面露有趣,道:“有人说,喝酒不要超过六分醉,吃饭不要超过七分饱,爱人不要超过八分情。”
林语淙:“……”
接着她用近乎呢喃的语气道:“大多数人经常都是喝醉,吃撑,再爱成傻逼,结局是吐一身,长一堆肉,被抛弃。”
方年叹了口气,淡声道:“当时我就跟你说过,不管对谁,不要喜欢得太满,失去了对方也失去了自己。”
顿了顿,方年看向林语淙,冷静道:“这句话,我今天再次送给你。”
林语淙沉默片刻,认真点头:“谢谢,我记下了,会好好理解这句话的。”
王爷,来玩场爱情游戏吧
方年露了个笑脸,挥挥手,朝前走去:“再见。”
动物农场
林语看着方年的背影,换了个站姿,拿捏着三分不羁,从容挥手:“再见!”
她。
在找回曾经的那个自己。
站在十字路口,方年左右看看。
右前方顶头那栋建筑物便是‘聚福楼’。
方年抬腿往左走,从兜里掏出手机拨电话。
医路嚣张 高登
响铃几声后被接通,方年笑呵呵的道:“朱老师,新年好啊。”
腹黑王爷小白娘子 乐迪
朱建斌笑呵呵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方年同学,新年好。”
“出来喝点啊。”
直接简单粗暴得令朱建斌有点懵。
“啊?”
方年就说:“我就在十字路口这里。”
“行~吧。”朱建斌说得有点犹豫。
方年故意催了句:“大过年的您这怎么如此勉强呐,是学生的错,应该登门拜访。”
“马上来马上来。”闻言,朱建斌立马道。
说话间,方年已经走到了老职工院。
爬楼敲响了朱建斌家的门。
跟匆匆准备出门的朱建斌碰了个对面,方年笑道:“老师好。”
朱建斌乜了眼方年,无奈道:“我就知道!”
方年无所谓的道:“该忙活的事情,在高三都忙活完了,大学没找到要折腾的事情。”
“你这明天就该去上课了吧?”
朱建斌点了下头,感慨道:“你那一届硬是被你给带了起来,据说是建校之最,可惜的是,三个清北生都没报清北,搞得校长愁眉苦脸好几个月。”
他背后响起了中年妇女的声音:“老朱,你钱包忘了拿,早点回来。”
女人语气柔和的道:“新年好,方年同学,常听老朱提起你。”
“阿姨新年好。”方年笑着回应,“我把朱老师借走半天。”
女人连忙笑道:“没事。”
一起走下楼,朱建斌斜乜着方年,笑问:“你小子去申城上复旦,感觉怎么样?”
“有没有闹出点什么动静?”
方年故作不满:“什么叫闹,我在你眼里就这?”
朱建斌呵呵笑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人?”
“这你还真误会了,复旦那么大,我也就该上课上课,不上课时学校都不怎么去的。”方年笑道。
朱建斌满是不解道:“这不太像你的风格。”
方年无所谓的道:“该忙活的事情,在高三都忙活完了,大学没找到要折腾的事情。”
“你这明天就该去上课了吧?”
朱建斌点了下头,感慨道:“你那一届硬是被你给带了起来,据说是建校之最,可惜的是,三个清北生都没报清北,搞得校长愁眉苦脸好几个月。”
在国内几乎任何一个地方的基层,清北代表着绝对优秀。
所以不管怎么报道,又或者讲说高考分数有多高,只要没上清北,没被清北录取,就没有足够的噱头。
可偏偏棠梨八中在09年是有这个实力的。
而且是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