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sir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星辰道 愛下-第五百六十六章 屠宰場相伴-wme78

洪荒星辰道
小說推薦洪荒星辰道
但若加上伏羲,合以阵法之力,四魔便没能力破开了。甚至说不得,祂们会失落于阵法之中,有陨落的可能。
只是,还未等四魔冲出阵法,伏羲便已来到阵法中枢,将混元河洛大阵的威力,催发到了极致。
轰隆隆!
浩瀚的力量激荡,开释宇宙变迁之道,衍化大千世界,诸般气象。
这一刻,在混元河洛大阵的加持下,伏羲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好似自己成就了圆满。
祂明白,
这是混元道境的力量。
神与阵法合,
使得祂暂时具有了混元的伟力。
此时,再看向四魔,伏羲觉得祂们变得无比的渺小,似乎抬手间,自己就能将其灭杀。
不过,
伏羲也明白,这些全是错觉。
魔门四大使者修炼到如此境界,早已成为了混沌魔神的容器,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或许打不过混元层次的高手,但绝对能抵挡一二。
“进去吧!”
摇了摇头,伏羲斩灭心中的妄念,对着四魔一挥手,一股无形的涟漪扩散而出,将祂们扫入了峡谷内部。
那里,正是星河宙光大阵所在。
混元河洛大阵虽强,但想要对付四魔,还是有些勉强。尤其是,此刻的阵法之中,还存在着大量的先天凶兽。
那些先天凶兽们,境界不一,弱的有初入大罗金仙的力量,强的足以媲美准圣后期的强者。
如此多的先天凶兽,在加上四尊半步混元的魔头,伏羲可不觉得,混元河洛大阵能够挡住祂们的冲击。
所以,伏羲很干脆的,就把四魔打入了峡谷深处,用星河宙光大阵来对付祂们,以缓解混元河洛大阵所面临的压力。
“出来了?”
“祂什么意思?”
峡谷内部,四魔从虚空中爬起,抬头打量四周,赫然发现,自己等人已经离开了混元河洛大阵。
这让祂们大为的不解,搞不懂伏羲是什么意思,为何会放祂们出来。
“不管了。”
“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
担心伏羲有什么别的算计,四魔不敢在此久留,急忙破开虚空,打算离开此地。
只是,等祂们从破开的虚空走出后,却发现眼前所见,并非是峡谷之外的景象,而是一片极为浩瀚的星空。
星河宙光大阵!
此无上大阵虽为启动,但阵峡谷内部的虚空,却早已被其所笼罩。四魔要是飞出去还好,可祂们竟然打算从虚空离开,这简直是在自投罗网。
可不,祂们一头就扎进了星河宙光大阵之中。
“这里,有些像无垠星空?”
“难不成,我们直接来到了无垠星空?”
“不好,中计了,速走!”
转瞬间,四魔就意识到了不对,就要再次破开虚空,以离开此地。
虽然不知这处星空是哪里,但绝不会是无垠星空。自己破开的虚空,能走多远的距离,祂们还是有数的。
不可能随手打开一个虚空通道,就让祂们跨越了无尽虚空,来到了无垠星空。
“嗯?”
“打不开!”
四魔中的一位,抬手打向虚空,就要开辟出一条虚空通道来。
可结果,却让祂有些意外。
这空间,祂打不开。
不信邪的祂,又试探性的攻击了几次虚空。可此地的虚空异常牢固,任凭祂多次试探,都无法动摇其分毫。
“什么?”
我的毒舌前夫
见此,四魔中的其余三位,也是大吃一惊,纷纷出手朝眼前的虚空轰去。
轰!轰!轰!
三道狂暴的力量在星空中爆发,震的群星摇曳,却没有对虚空造成丝毫的伤害。
好似祂们的攻击,打在了空处。
“此地有鬼,不能久留。”
“我等联手,全力破开虚空。”
四人对视一眼,祭起手上的先天灵宝,朝着虚空狠狠轰去。
轰隆隆!
星空震荡,一颗颗星辰亮起,绽放出璀璨的光芒,于星空之中组成一条浩瀚的星河。
同时,亿万星光汇聚,化作一道巨大的光束。
宙光!
岁月之光!
这是星河宙光大阵受到冲击,自发启动了。
哗啦啦!
星河流淌,向着四魔汹涌而去。
宙光闪烁,向着四魔悍然刷去。
一时间,空间凝结,时光静止,四魔被硬生生的定在了原地,完全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星河宙光涌来。
转移间,
四人就被星河宙光所淹没。
簌簌簌……
阡側莫淡顏
置身于星河宙光之中,四魔好似来到了时空长河,被星光裹挟着逆流而上,不断的回首过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祂们的力量,也在不断的流逝。
时光倒流!
洪荒最可怕的无上大神通之一,也是洪荒最为逆天的神通之一!
将敌人的时光倒流,使其回到刚修炼的阶段,如此一来,岂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能将其击杀。
此等能为,令无数人畏惧。
在洪荒,大罗之后的境界,虽然是一证永证,一旦成就,便永无跌落的风险。
但境界是境界,力量是力量,二者完全不同。
时光倒流的,
就是力量,而是境界。
空有境界,而无力量,又能发挥出多少实力?
面对同级别的高手,反手间就能被其灭杀。
……
…………
就在四魔身陷星河宙光大阵的时候,另一处,峡谷外围,伏羲已经全面复苏混元河洛大阵的威力,尽显其无上杀伐手段,开始大规模的收割先天凶兽。
刷刷刷……
一道道混元道光交织而出,好似最锋利的刀剑,在大阵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天网,向着阵法内的先天凶兽网去。
噗呲!噗呲!噗呲……
混元道光,无上杀伐之光。
真是碰着就死,擦着就伤。
在混元道光的攻击下,大罗金仙级别的先天凶兽,几乎毫无反抗之力。
仅是被混元道光碰到,就像被无数把刀剑割过一般,被切成了无数的碎片。
死无全尸!
也就是准圣级别的先天凶兽,肉身无比的强大,才能在混元道光的攻击下坚持下来。
不过,准圣级别的先天凶兽,到底还是少数,更多的,还是大罗金仙级别的先天凶兽。
是以,每一次混元道光闪过,都收割了大批先天凶兽的生命,在原地留下了无数的血肉碎片。
没过多久,整个峡谷就被先天凶兽的残破的躯体所铺满,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血肉泥潭。
屠宰场!
此地,
好似成了一个巨大的屠宰场,专门屠杀先天凶兽的屠宰场。
血腥味!
无比浓烈的血腥味,从峡谷中传了出去,扩散至周围数万里。
可就是如此浓郁的血腥味,非但没有阻止先天凶兽的涌来,反而更加的刺激了祂们。
使得祂们变得愈发的疯狂!
越来越多的先天凶兽,涌来了!
也是此时,正在镇守世界树的风紫宸,利用世界树的根须,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此地。
世界树的根须,遍布洪荒各地,以及无数次元。而且,世界树的根须,还具有无视任何封禁的能力。
也就是说,通过世界树的根须,可以随时到达洪荒的任意地方。
而整个洪荒,能使用世界树这个能力的,也就只有身为世界树主人的风紫宸了。
正是因此,风紫宸才会主动承担镇守世界树的责任。通过世界树,祂可以随时支援,也可以随时归来。
全能捉鬼學生 懷學生
可谓来去如风!
……
…………
“不错,很不错!”
看着峡谷内遍地的先天凶兽血肉,风紫宸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然后,就见祂双手结印,引动诸天万道之力,在虚空之中逐渐勾勒出一个九层祭坛的虚影。
这虚影,正是血祭坛。
是风紫宸按照自己推演的结果,演绎出来的构建血祭坛的符文。
接下来,就是往这个虚影中,灌入足够的力量,使其由虚化实,彻底的诞生。
“血祭坛,炼!”
沉下心神,风紫宸施展秘术,牵引那地上的凶兽血肉,往血祭台虚影那里汇去。
嗡嗡嗡……
似乎是感受到了血肉的气息,血祭台虚影颤动不已,散发出莫名的波动,将涌来的血肉统统震碎。
呼~~
呼~~
此时,血祭台的周围,好似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发出一股股庞大的吸力,将那些震碎的血肉吞噬、炼化。
嗤嗤嗤!
得先天凶兽的血肉滋养,血祭台愈发的神异了,一缕缕血光从它的身上绽放,将它衬托的异常的妖异。
同时,它也渐渐变得饱满,开始有了质感,不在那么虚幻,正逐步向真实转化。
……
寒冰皇后魅苍生
…………
吼!
一道巨大的吼声响起,打乱了风紫宸的思绪。
抬头看去,却是一头准圣后期的先天凶兽,硬顶着混元道光的攻击,来到了混元河洛大阵的边缘处,正在不断的冲击着阵法。
这种境界的先天凶兽,普通的混元道光,已经无法对祂造成致命的伤害了。以混元河洛大阵的力量,想要将其击杀,须得调动更多的力量。
可如此一来,就给了别的先天凶兽喘息之机,以造成莫名的变数。
是以,伏羲想了想,在阵法边缘打开了一个通道,任其离开。
既然混元河洛大阵没有多余的力量,对付准圣级别的先天凶兽,那就交给星河宙光大阵对付好了。
对此,
默默关注着此地的风紫宸,并未有任何的不满。
按照祂的计划,混元河洛大阵本来就只起到一个筛选的作用,方便将弱小的先天凶兽灭杀。而强大的先天凶兽,则是留给星河宙光大阵对付。
那头准圣级别的先天凶兽,刚一离开混元河洛大阵,就进入到了星河宙光大阵之中。
迎接祂的,
便是亿万星辰的轰击。
仅是数息,那头准圣后期的先天凶兽,便被无数星辰轰成了碎片。
其血肉,在风紫宸的牵引下,往血祭坛那里飞去。
刷……
将这个准圣后期的凶兽血肉吞噬后,血祭台忽然大方光明,并衍生出一枚枚神秘的符文。
见此,风紫宸不由打起了精神,死死的盯着那些神秘的符文。
祂知道,血祭台能否具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全在这些神秘的符文。
符文,是一切的根本!
“生死,命运,祭祀……”
“怎么会?”
初开始,风紫宸看着这些符文,还能看出它们所代表的含义,比如生死、命运、祭祀等等,这些与死者复苏息息相关的大道。
同时,这也是祂推演血祭台所涉及到的知识。
可渐渐的,
风紫宸有些看不懂了。
随着符文越来越多,涉及到的知识面越来越广,这些大道彼此交织,竟然产生了莫名的变化,自发的向下推演起来。
这说明,血祭坛的炼制,渐渐脱离了风紫宸的掌控。
但祂不慌!
一切皆在意料之中。
试验吗?
有意外是在所难免的。
霸愛邪魅惡魔殿下 薇薇兒
超级弼马温
更何况,这种变化,还是风紫宸有意促成的。
血祭台的炼制,涉及到了太多太多,各种大道交织在一起,有着无穷无尽的变化。哪怕有着造化玉碟,鸿蒙道钟的帮助,风紫宸也不可能全部推演出来。
因此,
祂想到了一个取巧的方法。
那就是,让其自发衍化。
人力有穷尽,而道无穷。
风紫宸做不到的事,道却可以做到。
祂炼制血祭坛的所涉及到的道,一一列举出来,然后自己在旁引导,让祂们按照自己的意志衍化下去。
当然,这方法实施起来,也没说的那么简单。其中更是经历了千难万难,才得以成功。
这里,就不一一述说了。
……
此法,
也不见得能百分之百的成功,
但比之风紫宸自己推演,要好上太多了。
“啧啧啧!”
“真是复杂。”
望着越来越复杂的符文,就是风紫宸也有些头疼,但祂依旧在努力记忆着,试图理解这些符文的含义。
这些,都可以化作底蕴,加深祂对大道的认知。
当……
鸿蒙道钟轻鸣。
嗡……
造化玉碟碎片轻颤。
二者合力,将风紫宸的悟性提高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层次。
顿时,那些之前看不懂的符文,在祂面前,在无秘密可言。
而就在风紫宸疯狂汲取知识的时候,血祭坛身上缠绕的血光,忽然剧烈闪烁了起来。
然后,
就听“砰”的一声,
血祭台整个的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