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hd2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超維術士討論-第2532節 天賦者的預言分享-vm2f7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安格尔此次来见图拉斯,并不是专程过来叙旧的,而是应了曼德海拉的约定,来试探图拉斯的。
曼德海拉,古曼王的十三女,因为受到长公主的诬陷,牵连进血色王权丢失案,最终被古曼王夺去了王室头衔,贬为平民。可就算如此,长公主也没有放过她,通过种种手段,让曼德海拉沦为了奴隶,最终颠沛流离,沦落到了童话世界的黑城堡。
彼时,黑城堡还没有迎回“沉暮之王”伊莎贝尔,而是被“沉暮皇后”伊莎贝拉掌控着。伊莎贝拉与伊莎贝尔截然不同,她是一个嗜血的魔女,在她的统御时期,黑城堡俨然是一座充满黑暗与邪恶的魔窟。
这里的女巫都在效仿着伊莎贝拉,为了永葆青春,用初女的鲜血沐浴。而曼德海拉,就在这里成为了一个被放血折磨的血奴。
安格尔第一次去黑城堡的时候,就遇到了曼德海拉,在她死后,还意外的将轮回序曲的一颗白光子弹射向了堕落成亡灵的她。
也因为这颗子弹,曼德海拉在后来,变成了一个拥有智慧的特殊亡灵。在黑城堡特殊的地理环境之下,成为了恐怖的亡灵女王,差点颠覆了黑城堡。
鬼道修命
后来,依旧是安格尔用轮回序曲“解救”了曼德海拉,并且带她到了梦之旷野,试图用初心城那相对淳朴的民风来改变她的心性。
最终结果……应该还不错。
虽然曼德海拉对安格尔依旧没有一句好话,但她也比当初平和了很多,尤其是,曼德海拉在这里懂得了爱,还暗恋上了一个人。
而她暗恋的对象,正是被安排去改造曼德海拉的图拉斯。
我叫术士 穿过红尘
图拉斯这种傻白甜,遇上了曼德海拉这种天然黑,却是撞出了让安格尔都意想不到的火花。
自从曼德海拉进入梦之旷野后,她从未回到现实世界,一直跟在图拉斯的身边,几乎寸步不离。
曼德海拉也知道图拉斯有些“傻”,对感情不怎么开窍,但她还是觉得,图拉斯能接受她寸步不离的跟着,就代表自己在他心中或许也是特别的。
于是,便有了这一次的试探。
当然,这件事也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一开始是安格尔找上的曼德海拉——
在安格尔得知皇女城堡的魔能阵,需要古曼王室的血与灵才能操控时,他就询问过史莱克姆,单独的灵魂能不能操控。当时,他的意图就已经很明显了,他想让曼德海拉来皇女城堡“溜达”一下。
惡狼獵豹
反正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曼德海拉在安格尔手上,所以,茉笛娅如果一不小心伤在、亦或死在了王室内斗里,或者说亡灵复仇下,这个剧码的逻辑岂不是很自洽?
还能将自己摘出去,一举两得。
所以,多克斯的灵性感知并没错,安格尔的确留了一手后棋。安格尔之前单独离开酒馆,做的就是这件事。
值班仙童
曼德海拉重返现实世界后,得知了茉笛娅之事,甚至不用安格尔的招呼,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她……怎会拒绝这次机会。
毕竟,茉笛娅可是长公主的女儿,而长公主是曼德海拉最恨的人,没有之一!
此行结束之后,曼德海拉才向安格尔提出了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安格尔能帮她试探一下图拉斯的心意。
当然,曼德海拉的原话不是这么说的,她的原话是:“这次去见那个贱种,体内负面能量又开始浮动,我要暂时休养几日,才能返回梦之旷野。所以,我希望你帮我转告图拉斯,我暂时不能陪他。”
“还有,帮我留意一下,他……在我离开后,有什么表现。”
或许是看在安格尔给了她复仇机会的份上,曼德海拉难得给安格尔露出了好脸色。
安格尔自然能看出,曼德海拉想知道的不仅仅是话里的事,她更想试探的,还是图拉斯对她的感情深度。
于是,便有了安格尔的此行。
只是结果恐怕会让曼德海拉失望了。
安格尔看着图拉斯那副就差没直接言表的“曼德海拉与我有什么关系”的表情,他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
曼德海拉如果真想要和图拉斯在一起,她要走的这段路,恐怕还要很长很长。起码,安格尔觉得,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她恐怕还是处在原地踏步中。
絕色梟妃太囂張 凝緋月
虽然安格尔也觉得曼德海拉配图拉斯,是不错的搭配,但他并不打算插手这两人的感情。
毕竟,相比起对他还依旧爱答不理的曼德海拉,图拉斯显然与他更亲近。而且,曼德海拉说来,目前身份还只是一个被囚禁在梦之旷野,做心理建设与改造的犯人。他不干涉曼德海拉的感情问题已经是最大的善意,他更尊重图拉斯的个人选择。
安格尔:“我还以为你会询问我,曼德海拉去了哪,毕竟你们俩整天都在一块。”
图拉斯依旧满脸茫然:“和她一块,这不是你让弗洛德给我安排的任务吗?”
安格尔一时语塞,话是这么说,但理解问题不能看表面啊……
见图拉斯还是不明就里,安格尔也不想就这问题再深入了,索性按照曼德海拉的话,直言道:“是这样的,我找曼德海拉有事,她回了现实一趟,这几天暂时不回来。她怕你担心,所以让我给你带个话。”
图拉斯:“这样啊,我知道了。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怕我担心,但这应该不是什么坏话吧……”
安格尔看着若有所思的图拉斯,心中暗忖:难道他这次开窍了?
安格尔:“那你有什么话,要我帮你传达给她吗?”
图拉斯:“我刚才说了啊。”
“说了?”这回换安格尔疑惑了。
图拉斯很郑重的点点头:“我说了,我、知、道、了。”
安格尔:“……”他真是见鬼了才会以为图拉斯会开窍。
“好吧,我会帮你润润色,传达给她的。”安格尔:“话我也带到了,也没其他事了,我送你去初心城吧。对了,你最好在树群里给曼德海拉留个言,说你先回初心城了,毕竟是你带她过来的。”
图拉斯低声嘀咕了一句:“等她上线以后直接问我不就行了。”
话虽如此说,但图拉斯还是按照安格尔的说法,给曼德海拉留了一个言,反正也不费事。
異界之歸途縱橫 停港的風
等到安格尔将图拉斯送走,看着空荡荡的院落,他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希望这个答案不会让你太失望。”
安格尔摇摇头,转身离开了这里。
……
半晌后,安格尔出现在了玫瑰水馆的三楼,他的对面坐着的是正在品茶的铁甲婆婆。
“我听波特说了,你去了皇女城堡。”抿了一口醇香的花茶,铁甲婆婆方才开口道:“既然你都来了梦之旷野,想必你已经将小梅洛救回来了?”
安格尔点点头:“除了有几个天赋者受了伤,其他的都没事。”
“没事就好,如果小梅洛出事了,凯拉尔会很伤心的。”铁甲婆婆慢条斯理的说道。
安格尔:“这次去皇女城堡,倒是看到不少有趣的事情。婆婆要听听吗?还是说,等莱茵阁下来了一起?”
铁甲婆婆:“他有些事要处理,暂时不会来。”
“是遗迹又出事了?”安格尔连忙问道。
“与遗迹无关。他正在和一些老朋友联系,来不及上线。而且,古曼王国的情况他比波特更清楚,这次小梅洛被抓,他心里也已经有数。”
莱茵阁下和一些老朋友联系,来不及上线?安格尔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点文章。
所谓老朋友,估计也是和莱茵阁下差不多层次的巫师。这种巫师突然互相联系,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安格尔也没继续询问。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与遗迹无关,他应该是掺和不了的,所以问了也是白问。
既然莱茵阁下不来,安格尔也就不再迟疑,简略的讲起了这一次的经历。
不过,安格尔发现,铁甲婆婆对皇女城堡的情况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中途没有一次询问,倒是对那几个天赋者,生出几分聊性。
安格尔大概也能猜到,铁甲婆婆估计也清楚古曼王国的情势。
很多事情,你处于什么格局,得到的反馈也完全不一样。在安格尔看来比较重要的事,在铁甲婆婆和莱茵阁下的眼中,或许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七夫人
古曼王国的暗流涌动,肯定早就被各大组织的高层看在眼里。
想到这,安格尔也彻底放下心,古曼王国的事交给高层去处理,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既然铁甲婆婆对天赋者的聊性比较大,安格尔索性着重点也放到了这上面。
等说的差不多后,安格尔这才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婆婆对这几个天赋者格外感兴趣?”
铁甲婆婆也没隐瞒,直接道:“上次观星日的时候,玛雅看到的几个预言画面中,其中就有关于这几个天赋者的。”
铁甲婆婆这么一说,安格尔也想起来了。
玛雅女巫似乎的确提过这个预言,不过,因为这个预言没有什么特殊的内容,只是看到几个天赋者到来。所以,玛雅女巫也只是随口一提,就放在了一边。
安格尔当时也没去详细询问,如今铁甲婆婆说起,他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
“玛雅回来后,我和她详细聊了她看到的预言画面。”铁甲婆婆一边说着,一边操控起空气中弥漫的虚拟魔力。
不一会儿,安格尔的眼前便浮现出了几幅画面。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道門老九
一望无际的帕米吉高原之上,一艘蒸汽飞艇缓缓驶来,飞艇的甲板上,有一个缠着绷带的少年被其他几人围在中间,似乎正被霸凌着。不久之后,甲板上走出来一个冷漠的少女,她的到来,让其他几人全都一哄而散。虽然少女没有看那个绷带少年,但从这一幕来看,因为少女的到来,却是让那绷带少年避免了被围攻的局面。
“的确都是这一次的天赋者。”安格尔点头确认,这些人他今天都看到过,绷带少年毫无疑问,就是布雷泽;而那冷漠少女,则是西比尔。其他围攻者,他也见过。
至于他们为何围攻布雷泽,安格尔估摸着,会不会是因为红剑多克斯对布雷泽的点评?
毕竟,刨除小汤姆和歌洛士,就布雷泽的评价最为正面。
安格尔:“婆婆是觉得,玛雅女巫的这个预言,内含特殊?”
铁甲婆婆摇摇头:“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也只是听你提到布雷泽的特征时,恰好想起这件事。”
忘川離殤 湫兮未希
“玛雅女巫认为这个预言没什么特殊之处,但这毕竟是她在观星日看到的,不管有没有特殊,都可以仔细观察一下这届的天赋者。说不定,又能出几个好苗子。”
安格尔算是明白了,在铁甲婆婆看来,这些未来野蛮洞窟的中坚力量,显然比起皇女城堡的那些腌臜事要重要的多。所以,她的关注点更放在这上。
不过,天赋者固然重要,但皇女城堡的事,安格尔还是希望能从铁甲婆婆这边听到一些内情。
毕竟,安格尔还派了曼德海拉去皇女城堡,她的这次行动,可不是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