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f2qg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青春流火討論-第531章 曙光初現相伴-1p7sz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你的意思是说,那帮神秘的人是经人授意,目的就是为了在西山小楼放置白蚁巢穴?”许晖还是对白蚁的事情有疑问。
“没错。”
四王擒妃 沐禾
怪物召唤手册 纸醉迷津
“为了毁灭罪证?”
“当然!”
世子缠宠,爱妃别跑!
“你和李俊取证之后,难道还能留下什么罪证么?”
“多了去了,甭以为他们把整栋小楼重做了一遍就能掩盖一切,他们心虚的很,而且证据闭环需要现场还原,定罪也需要指认现场,你没想到当时你意外的逃出去后,给他们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许晖瞪着眼睛,这些他也想过,但无法想到这么深。
“可是,采用白蚁毁掉一栋楼,最起码要几年时间吧?难道他们还真有能力把事情拖到几年以后?”
“几年?”邵强笑了,“那是课本上的常识性科普,白蚁也分很多种,有种白蚁只要有成熟的巢穴,大概只要分到十来窝吧,两三个月就能毁掉一栋房子。”
许晖倒吸一口凉气,居然还有这么可怕的事情,绑架案前后已经拖了有小半年了,若是按照邵强的说法,岂不意味着西山那栋小楼可以说倒就倒?
但许晖所不知道的是,为了证实这一点,邵强和李俊做了多少工作,包括走访昆虫研究所、白蚁防治中心等等,并在当时那辆面包车回去的沿途一家家的明察暗访,最后居然找到了一家与市白蚁防治协会有协议合作的单位。
这家单位便是提供了这种破坏力极强的白蚁的单位。
“说这些,就是要告诉你我们对手的能量,不但心思缜密,而且手段匪夷所思,跟这样的对手斗,一定要格外小心,必须要有充足的思想准备,保持良好的心态。
“一时的妥协并不是要改变立场,也不是怕了他们,而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为以后反击蓄积力量。”
“你想想看,那栋小楼就立在那里,无论是纵火还是人为破坏拆除都会搞出大动静,山腰和山脚下都有人,所以大概率会有目击者存在,太辣手,对手干脆采用了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不计代价,如此小心翼翼的对手是不是很可怕?”
“卧槽!”许晖不自觉的咒骂了一句。
“我若不是第四次返回头挑了个白天时间再去西山,真的发现不了这些白蚁,翻开一处地板,我当时看得头皮发麻。
“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卞振华的人数次去过西山现场,有没有什么发现我不清楚,但现场肯定已经面目全非了,不久,你肯定也要被带去指认现场,去了一看就知道了。”
“那么接下来,他们会怎么样?”
“跟我们一样,找易洪,易洪一天不死,他们都不会放心。至于对我们,他们大概率会放松一点,但绝不意味着就放过我们。
“后面可能还有好几次这样的过堂,你都按这次的表现发挥就行,大概绑架案就可能告一段落了。”
“懂了。”许晖点点头,这回他是真懂了,邵强这样迂回也是没有办法,否则不会这么苦口婆心的劝他。
次日,许晖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七八成,去丁家村忙到下午,然后又去了商业巷,主要是跟付建平聊聊,安抚一下老付忐忑不安的心里。
此后的一段日子过的出奇的平静,平静到让许晖都感到不适应,又去过两次警局,跟之前的过堂很相似,然后就没有让他心里有任何波澜的事情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其间只见过魏少辉两次面,一次是来新公司看看,一次是开会,这个家伙忽然变的非常严肃和刻板,每次跟许晖聊不上几句就因为有事匆匆走了。
聊的也都是工作上的话题,没有半个字的题外话,前后两个魏少辉,差异太大,让许晖很不适应。
不过新公司的进展的确快,仓库主体及配套全部完工,内饰结束就可以安装购置的设备,据说方家营那边综超的建设进展更快,力争要在明年春节前开张试营业。
撒旦总裁独占罪妻 淡水瓜子
魏少辉好几个地方连轴转的跑,其实挺够呛,连眼眶都有黑圈了,显然也没有闲情聊天。
在这一个月内,刘珂儿来过一次,许晖与之一起吃了顿饭,聊了些学校的话题,说说同学之间相处的糗事,让许晖阴霾的心里稍稍有了些光亮。
秦羽茜自回西安后,信件已经来了有六七封,许晖陆续回过两三次,都很简短,主要是让人家不要担心,其他的事情没办法说,也并非是应付了事。
不经意间就进入了初夏的六月,邵强来找,俩人又约在了西郊的宿舍,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成了他俩之间秘密交流的固定场所,而许晖自己也是想静一静的时候就来住两天,一直没退租。
“一审就要开庭了,定在下礼拜二,检察院的还没找过你吧?”
黑暗军
“没有。”
“嗯,说不定就这两天,没什么心里压力吧?”
“也就这样了。”许晖摇摇头,心态也疲了。
“一个好消息,李俊查到了那个面包车的司机,黄天不负有心人,暂时没有惊动他。”
“你是说那个开车去西山,送那帮玩儿白蚁的家伙?”
“对。”邵强的心情不错,“还有一个好消息,小叮当被定性为他杀,而不是一直意见占上风的自杀,或者失足坠落。”
我家爹地很傲嬌 掌上明豬
原罪之血
“这么久才定性?”
“对,一直有争论,不过警队里能人还是很多,这次一锤定音的是一名省厅的痕迹专家,非常年轻,也非常厉害。”
“省厅?”
“对,省公安厅。”邵强说到这里又是狡黠的一笑,“陈东命案和小叮当被杀,不但搞的市局头疼,而且惊动了省厅。”
不知为什么,许晖闻听,心气儿瞬时就轻松了许多,感觉这就是邵强所说的曙光,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他所知的曲折和原委。
“按照这个趋势,下一步市局应该会接手两起命案,而不是让城中分局继续在原地兜圈子了。”
“那我们之前商量的那种……妥协是不是要改变?”
“还不行。”邵强摇头,“他们应该会加速石少秋案的进程,顺势而为吧,不过对你以后的影响确实不好。”
“我不怕,就是担心弄巧成拙。”
“相信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抓住易洪,消除对你的不利影响。”
许晖其实一直没有完全弄明白,所谓对他的不利影响究竟有哪些?故意遗漏重大案情,会不会算是作伪证?还是抓不住易洪,被捏造一些涉恶的事件?
似乎想这么多也没用,都走到这一步了,再去踩急刹车会出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