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p1l人氣都市异能 漢當興討論-第二十五章 便在今朝推薦-jxlk0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按照曹丕本来的设想,自己亲率文武百官携大势所趋之威严,料想刘协这等傀儡怕是当场就得被吓破了胆子,禅让帝位岂不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到时候自己在三请辞刘协在三禅让,这样一来一去的三次之后,也算是在史书上留下了一段佳话不是,聪明人怎么考虑的曹丕根本不在意,他在乎的只是绝对多数人的看法。
可现实往往有很多种意外的出现,刘协找人想要刺杀,就单是这件事曹丕都已经很意外了,但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许县可是他们曹家的地盘,经营了这十多年难道还能阴沟里翻船了不成?
但打脸往往来的就是这么的快速,要不是运气不错反应迅速,曹丕觉得自己可不会像现在这般自如。
然而本来他以为躲过了那场刺杀,刘协该有的手段都用尽了之后,一切都是应该顺理成章的回归到原来剧本上的时候。
曹丕这才发现事情的发展好像早早就脱离了他的设计,从他踏入许县城门的那一刻开始,到现在刘协七窍流血的死在自己面前,种种这一切事实上都是曹丕根本就没有预想过的!
刺杀会出现在城门口,这就已经是很离谱了。
一向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傀儡刘协,结果到最后却是突然之间硬气了起来,拿着酒壶自斟自饮的就把自己给耍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是来不及了。
曹丕虽然那时觉得桌上的酒壶眼熟,可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提防刘协之上,根本就未曾想刘协这一手玩的是相当狠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意,一切都只是在针对他自己!
魔妃难宠:误上世子爷
眼下的局面已经完完全全的出乎了曹丕的预料,但虽然事情来得突然刘协这最后的刚烈决意也的确是蛮麻烦的,曹丕却依旧镇定自然没有多少慌张。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而且没有什么回转的可能性,那除了顺其自然又能如何。
本身就抱着强烈的目的到此,虽然过程跟自己设想的有很大偏差,甚至可以说是南辕北辙都不为过,但最终的结果就目前来说,应该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的。
至于刘协突然暴毙的消息会不会传出去,用不用派人封锁这里,曹丕想了想自觉还是算了。
生在唐人街 陶良辰
既然刘协已经有了足够的决心如此,那他难道还会疏漏一些关键的地方不成,总不会是他人死了消息却不会安排途径传出去吧,那多少也未免太扯淡了些。
这偌大的殿宇中根本没有其他人,小黄门内侍官甚至连个宫中侍女都看不见,曹丕真要是想封锁消息,那怕是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一个活口。
倒不是曹丕狠不下来这份杀心,但凡是能够走到他这一步的,谁也不会差了这一点狠辣。
可宫中内侍宫女的数量有多少,就算是曹丕自己也很难说清楚,哪怕是对照着名册一个一个的去找,怕也是很那会有什么效果。
甚至于曹丕都觉得,就算自己把那些内侍宫女都抓回来集体处死了,刘协暴毙的消息恐怕也一样是瞒不住的。
真有心如此决意的刚烈手段,若是换了曹丕自己来着手安排,那带着刘协最后希望的人现在怕是已经离开了皇宫之中,甚至离开了许县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曹丕将目光重新看向倒在地上痛苦死去的刘协,刚才他已经是排除了所有的可能性,得出的结论却是这件事恐怕瞒不住了,那就没有什么好瞒的,听之任之就好了。
刘协既然敢如此,而且看样子还是跟少帝的司法一模一样,都是饮了鸩酒而死,这样说起来怕是刘协早就准备好的吧。
默默的看了眼七孔流血死状有些凄惨的刘协,看了眼这位大汉帝国最后一位名正言顺的地方,曹丕颇有些意兴阑珊的摇了摇头,负着手慢慢的走出了大殿。
“魏王!”
曹丕这边刚出殿门,等候在外的许褚等人便是纷纷围了上来。
许褚自然是担心曹丕的安全,而如司马懿华歆之流却是在考虑他们的计划到底如何了。
然而面对着手下文物百官,曹丕现在却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想说的,直接是摆了摆手便顺着台阶走了下去。
只是在临走之前冲着许褚嘱咐了一句:“劳烦虎侯派人将殿内收拾收拾吧……”
说罢,曹丕也不顾其他人疑惑的目光跟问询的眼神,自自顾自的就这样走了。
魏王可以任性,但是其他文物百官他们这些做臣子的可不能随随便便的乱来。
本身司马懿华歆等人是想着今**宫,让刘协行禅让之事,他们也能够趁此机会得从龙之功,就冲着如今大魏的局面,天底下难道还有比这更加容易的功劳了吗/
唾手可得的滔天之功就在眼前,可谁曾想他们计划中最为关键也是最重要的一环,魏王曹丕这里竟然出了岔子。
独自一人进殿倒也罢了,可是出来之后什么情况也不说明,整个人好似得到了什么却又失去了更多一样,到是让旁人根本就看不透了……
司马懿盯着曹丕离去的背影,双眉皱起心下惊疑不定。
他不明白曹丕好端端的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样子,刚才还是气势凌人的魏王殿下,这才过去了多长时间,进殿到出殿连盏茶的功夫都没有,曹丕却好似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司马懿想不透猜不到,脑子里现在是乱的不像话,实在是因为曹丕的这般表现太突兀了些!
葬浮生 百媚千嬌
“许褚将军,既然魏王殿下有命,那我等还是进殿看看去吧,也好遵魏王之令收拾一番。”
司马懿迫切的想要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拉过还有些茫然的许褚便是往大殿内走去。
四周跟着的文武众人这会儿也都反应过来了,纷纷是迈步跟上,生怕走的慢了便错过了什么关键。
然而等他们迈入大殿的时候,却是被这混黑一片的景象给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也就是当下正值午后,太阳才刚刚偏转要落下,光亮映照进来还算可以,没到说漆黑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的程度。
而此时眼尖的人已经是早就发现了刘协案几上那唯一在殿中明亮摇曳的火苗,一群人像是找到了什么目标一样,全都一股脑的扎堆到了那边。
可事实上司马懿他们进来本身是想要寻找答案的,却根本就没有想过会碰上一件更加棘手的事情,答案虽然找到了,可是他们看着刘协尸体的时候,心中的疑惑却是不减反增!
重生之水墨 冒水指尖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见过大场面的,可要说想现在这样的场景,他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却都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堂堂大汉天子皇帝陛下,竟然就这样七窍流血面色痛苦的死在了他们面前。
纵然有的人心里下意识的觉得这件事不可能,是假的并不存在,可当他们的目光又转到案几旁货真价实的尸体上后,心中的那点所谓侥幸也都彻彻底底的消失不见了……
“快快封锁大殿,没有魏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许褚将军你立即去请示魏王,这……这……这尸体该如何处置!”
司马懿当机立断的下令,根本就没有在意其他人的感觉,反而是迫切的希望曹丕在这个时候回来继续主持大局。
虽然司马懿向来是自诩计谋过人,可当堂堂的大汉天子就这样死在他面前的时候,怕是在沉着冷静的人心中也不可能一点波澜都没有的。
曀之暄 橘矞
司马懿不清楚曹丕到底是在想些什么,这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收拾的,开玩笑也达不到这个程度吧!
兹事体大这已经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哪怕之前曹丕说过让许褚自己决定,可司马懿仍然不敢有任何的放松,反而还强行将自己摆在了恶人的位置上。
未经上命便肆意囚禁重臣的自由,这种事搁在谁的身上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哪怕是有刘协的尸体在这,天子暴毙作为理由,可是当司马懿喊出那番话的时候,他其实依旧已经是默认的站在了其他人的对立面上。
此举看起来是百害而无一利,但对于司马懿而言,其他人对自己有什么看法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魏王对自己的看法和信任,有这一点实际上就已经足够了。
再者说了,聪明人可不会只有他自己,一时的自由失去最后却能换来更多的利益,这种交换想必会有无数人上赶着去促成,司马懿聪明反应又快,这才让他占得了头筹,不然的就刚才那番话,司马懿自己不喊也一样会有其他人能够做出跟他同样的选择……
许褚还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虽然一根筋的他其实心里对刘协死不死的并不是很在意。
但眼看着司马懿等一班文臣火急火燎的样子,他也是没有怠慢,立即便命手下虎卫包围了这处大殿,同时又赶忙派人去将他们的主公给请回来。
曹丕这边才刚刚走到一半,台阶都没有下完呢,许褚就亲自带人跑了过来。
看着两鬓斑白气喘吁吁的许褚,曹丕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转过身又重新的向上走起了台阶。
天子驾崩乃国之大事,曹丕刚才看起来是蛮镇定的,但实际上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恍惚。
重新回到大殿内,依旧是四下没有明火烛光,但是刘协的尸体却始终是那么的明显跟夺目。
“仲达你来安排吧,就说天子突发疾病忽然暴毙于宫中!”
曹丕想了想,还是没有选择将实情全然脱出。
“这……臣领命……”
司马懿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他心里清楚这件事就是个烫手山芋能够甩多远就甩多远,可没想到现在是粘在了他手上根本挣脱不掉。
曹丕环视着四周的文武,当他确定这些人都是可以信任的时候,这才缓缓的开口道:“除了仲达留下来处理这件事,许褚将军从旁协助以外,其他人都散了吧。”
话音刚落,曹丕很明显就能够感觉到四周文武集体的松了口气,很明显所有人都很清楚,天子驾崩这件事有多么的棘手,既然轮不到他们头上自然是省却了不知道多少的烦恼,更是少了许许多多的麻烦事。
至于被曹丕点名的司马懿和许褚二人,一个是不在乎,一个却是认命了。
反正事情都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来扭转当下的局面,难道还能一直隐瞒着刘协的消息不成,这样做他们之前的禅让计划可就是全盘尽废了。
虽然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好像禅让一事基本上也没什么可能性了……
仇來仇往
安排好了一切,曹丕是不愿意在这大殿中继续逗留下去,越是在这里待的时间越久,曹丕越是能够清楚的回想起来刘协在临死前的场面。
虽然是口吐鲜血,虽然是面色狰狞强忍着疼痛,可是曹丕却丝毫不怀疑,他在刘协的眼睛里看到了那独属于胜利者的光芒,还有一丝丝微不可查的解脱。
明晃晃的挑衅,尸体都摆在那里了,曹丕也没什么好不承认的,自己这一步的确是糟糕了,也确实是中了刘协的算计。
但那又怎样,那又如何,自己既然早就有了登临九五的想法野心,难道还会在意这一点小小的问题不成?
虽然刘协的死很是突然,很是出乎人的预料,但曹丕既然能够一步一步的走到如今这般高度,在魏王世子的这个独木桥上挤掉了那么多的竞争对手,难道他就是可以随意任人揉捏之辈不成?
刘协在临死的时候保持了自己身为大汉天子的尊严,没有偷生的打算也并无辱没刘氏先辈的意图,就单是这一条当得曹丕敬他刘协一樽。
然而纵使前路一片坦途又能怎样,纵使刘协临死之前算计了一番又如何!
孙刘两家环伺为敌又能如何,他曹丕难道还需要怕这两个龟缩一方的宵小不成?
到最后,这大汉的天下还不是要变成他大魏的天下,改朝换代便在今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