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orb精品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愛下-625 這是一場政變!(求訂閱、求月票)看書-2euk7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滋滋滋…”情报科。
杨真把一份份文件送进碎纸机。
碎纸机运转,刀头旋转。
文件迅速切割成一张张细小的纸条…
“啪嗒。”
梁俊义、林一祥两人扯开录影带,取出里面的黑胶,将黑胶带揉成一团团的杂线,再掏出打火机点燃销毁。
“呼…”
办公区里飘出一阵青烟,情报科警员们嗅到焚烧文件的焦味,一个个却视而不见,埋头做事,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庄sir的威严无可撼动!
他们没资格看到、闻到什么。
他们在大势之下只能做个木头人。
……
“我需要每个细节都发现吗?只要我不倒台,整座总署上上下下几千号人马,人人都是都我的眼睛!”曾向荣表情威严,带着调查科人马行在走廊,脑海里则回荡起庄sir的声音。
这次行动副处长针对庄系的行动,理论上看庄系有些失察,不管是情报科、还是调查科、保安部、每个部门都没有发挥到预防作用。
不过,无孔不入的情报网,也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
当曾向荣、卓景全收到风声,前来向长官请罪的时候,庄sir却只说了这么一番话。
这番话让曾向荣等人感到触动之余,也完成作战宣言,让调查科、保安部展开行动。
……
“叮!”
电梯停驻,梯门打开,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鬼佬们,齐齐站在里面,盯住前方的人马:“曾sir,请问您要去哪儿?”
“回调查科。”曾向荣穿着白色制服,带着一票调查科人马,站在电梯门口,看向前方人影讲道。
王安淇站在人群最前方,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请问做什么事?”
“调查一名涉嫌组织违法行动的情报科警官。”曾向荣挺起胸膛,义正言辞的答道。
“放了吧。”王安淇向前走出一步,单手插袋看着曾向荣道:“李光是接受我的命令做事。”
“这个理由够吗?”行动副处长质问道。
这时一名名政治部鬼佬警员走出电梯,列队排开,堵住曾向荣的步伐。
“够了,sir。”曾向荣肃声说完,却伸出手道:“请您出示文件!”
他这一句“出示文件”不是在说“够了”,是在严厉回应:不够!
王安淇脸上立即显露怒容:“调查科警司曾向荣!你涉嫌违反金融条例,恶意炒高股价抛售,现在还试图违反警例拘捕同僚?”
“你是不是还要杀人灭口?向长官开枪?”
王安淇沉着脸道:“下掉他的枪!曾向荣,你已经被停职了!”
三名政治部警员立即上前,探出手想要控制曾sir,下掉曾向荣武器。
英雄學院之吉嵐吉羽
一组调查科华人警员马上近前两步,一手按着腰间枪袋,一手挡住政治部鬼佬警员,演绎着“寸步不让”四个字。
曾向荣面不改色,扫扫肩膀,望着王安淇解释道:“根据《警队管理条例》十二章十六条,当CP(一哥)在港岛境内时,DCP(二哥、副处长)无权对宪委级以上长官作停职处理。”
“而当CP不在港岛境内,也只能由代理处长作停职处理。”
“根据《警队职级及责任书》,警司级以上即属于宪伟级,着白衫。”
曾向荣活动下肩膀,把肩上的皇冠、身上的制服、一一都显摆过……
他才朝着王安淇笑道:“很不巧,你不是CP,很不巧,我是宪伟。”
“你无权停我的职。”
曾向荣眼神中带着轻蔑。
王安淇攥紧拳头:“我正式警告你,李光执行的是机密任务、我有权命令你放人!并且不出示行动文件!”
“不好意思,请您出示PC签字的文件,如果没有?请让开。”曾向荣丝毫不顾王安淇的情绪,伸手拨开前方的人便向电梯走去……
就算一分钟!就算王安琪找韩国理签字只要一分钟!曾向荣也不会放人、提前一秒都不会!
……
“现在停下手上的工作!十点零八分起,即现在起,政治部接管办公区的一切事务、文件、请你们摘下武器靠边站好!”
前两分钟。
即在曾向荣与王安琪碰面时。
一群穿着西装、气势汹汹的政治部鬼佬冲出情报科办公室,抬手出示证件,大声朝警员喊道。
他们身上全部戴着武器,而且个个肩扛花,摆明是最精锐的政治部人马。
王安琪没有白费口舌在和曾向荣浪费时间,竟然派出另一支精兵走安全通道,迅速向情报科展开突袭,试图夺回李光收集好的证据。
杨真、梁俊义、林一祥对视一眼,继续烧录音带…
他们不会停止手上的动作。
一名名调查科华人警员从办公桌、椅子上、休息区站起身。
有人端着水杯、有人拿着文件、也有人正在行路。
不过没人按照政治部鬼佬的话,放下武器,交出办公区。
“你们在做什么!马上住手!”一名鬼佬高级督察看见杨真三人正烧录音带,抬手大骂,踩着皮鞋他们走去。
带队政治部总督察、以及一干政治部精兵全都转过身,侧目看向杨真三人。
“让一下!”刘建明端着水杯走到路中间,用身体挡住政治部高级督察,轻轻将他撞退。
“啪嗒。”水杯砸落到地,洒出一滩白水,再度把鬼佬逼退两步。
他抬头望着鬼佬讲道:“不要打扰我伙计做事!”
“哗啦啦!”一名名情报科警员快步绕出办公桌,组成人墙挡在杨真三人前方,虎视眈眈盯着政治部鬼佬。
这时华人警员不再沉默!
因为他们面对是政治部鬼佬!
火线一触即发!
“你们是想搞政变吗!”庄世楷带着一班带着蓝帽子、身穿防弹衣、挂着霰弹枪的军装来到八层电梯口。
他一手夹着雪茄,一手插着裤袋,眼神阴狠的看向前方。
只见曾向荣带着调查科警员和王安淇戴着政治部警员,双方人马都已把手搭在腰间枪柄,正在进行火药味十足的对峙。
“庄世楷高级助理处长!我希望你配合直属长官做事,下令让调查科放人!”王安淇扬起手臂,面色通过,掷地有声的讲道。
“这放在前线就是一场政变!”庄世楷捏着雪茄,抬手指向王安淇骂道:“政变的主谋就是你!”
“DPC王安淇!”
水色江山
断古独仙 梦荒唐
当一个权利足够大的时候,便有资格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庄世楷硬是能以下属的身份讲出控诉上司的话!因为他已经没有把上司当成上司了!
一个不乖的人、不听话的人、没资格做他上司!
颜凡
庄世楷已经打定主要要让王安淇提前下台!
现在就下台!
宿命桃花1 管梓笙
“你在说什么???”王安淇表情一滞、心里突然涌起股悲愤,首次体会到“强权压迫”的屈辱感。
庄世楷却上前一步,双手拎起王安琪的衣领,叼着雪茄凶恶道:“你别以为耍些阴谋就很巴闭,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花招!”
“你没有’一哥’命令凭什么要求调查科放人?你不是政变谁是政变?嗯!”他松开衣领,用手拿起雪茄,吹出白雾到王安琪脸上:“告诉你,调查科隶属于监管处、不管是我还是你都无权管辖。”
“所以,他们要想你开枪,真不关我的事情。”庄世楷双手一摊:“不过PTU(机动部队)隶属我管辖,一旦你和调查科交火,我就会以镇压政变的理由对你开枪。”
庄世楷抬起手。
“咔嚓!咔嚓!”一群蓝帽子举起霰弹枪,向前方的政治部瞄准。
藏花傳說之誅神傳
王安淇黑着脸侧目投去一个眼神,一群政治部警员马上松开手,不再用手搭着配枪。
而理论上,蓝帽子也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可实际上到底听谁的,现场表现的很清楚。
王安淇也不想真背一个政变的名头,伸出手道:“我要打电话给一哥。”
一名政治部警员拿出台大哥大递到给王安淇,王安淇拔出天线,马上拨通“一哥”的私人电话。
“呵。”庄世楷轻笑一声,吹出口白烟道:“庄sir正和我的同僚开会,我想他没空接电话。”
“嘟,嘟,嘟。”电话对面,果然传来盲音,无人接听。
王安淇收回天线,抓着手机,沉声问道:“你把韩sir怎么样了?”
他相信韩国理不可能不接他电话!更不可能不站他身边!毕竟,韩国理既没出国、又没生病、一哥还是英国人当!
“怎么了?”庄世楷则耸耸肩膀,弹出烟灰笑道:“我的同僚周华标、李书堂、卓景全、蔡元琪……他们一起想找韩sir开个会不过份吧?”
“对了,马军、袁浩云、关力他们也有事要向韩sir报告,于是就一起去旁听了!”
“没问题吧?”
庄世楷瞪大眼睛,表情淳朴,好像是说真的。
“你这不用发生在前线!就在这里!你这都是一场政变!”王安淇捏着手机、青筋暴起、沉声讲道。
情报科。
刘建明把枪缓缓放在桌面,“啪嗒”,配枪放稳。
鬼佬督察抽出枪,脱下西装,也枪卷进西装里,随手丢到一个角落。
双方好似获得同一种默契、不用枪!也分个输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