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pen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 起點-第七百零三章:本錢越多越好賺鑒賞-q595o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一切向钱看的九十年代马上到来,办学得在考虑社会效益时兼顾经济效益。
“敢为天下先”的三水市与时俱进,户口问题不是大问题,一切都好商量,关键是你得有钱。
外地户口入学完全可以,但是不可能免费,学费、住宿费、学杂费、书本费肯定要交,一学期六百块。
伙食费没有规定,自己买饭菜票,一顿吃一个菜还是吃六个菜,学校管不着。
但是哪个同学胆敢浪费粮食,不仅仅罚款,还得扣思想品德分。
这样做实属逼不得已,中国何其大也,初中毕业生多不胜数。
三水市不收学费倒贴伙食费培养中专生,不区别对待农村户口,毕业后保证分配工作,而且是平均工资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一倍的好工作,太吸引人了。
如果没有条件限制,会不会从全国各地涌来几万几十万初中毕业生?
保不准太多考上普通高中的农村少年会选择放弃读普高。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今的黄瀚实力有限,做不到博爱大众,只能优先满足家乡。
但是要充分考虑到三水市以后的发展。
按照三水市每年超过百分之二十五的经济增长率,必然三年翻一番,以后就会面临劳动力短缺。
吸引更多人来三水市工作、学习、做生意、安家落户,是个不错的办法。
因此黄瀚让担任“全力职中”教导处主任的四叔黄道涵和“家园集团”联系,自己跟秦昆仑、宋解放等等三水市的常委通了气。
“买房落户”政策开始执行,新市民的子女可以凭借产权证入学“全力职中”,但是一样的参照中考分数。
本来“家园集团”的商品房销售就红红火火,如今简直是火上浇油。
五月份又有六百户人家拿到了新房钥匙。
醉夜沈歡:壹吻纏情
这些人都满心激动,因为他们都是去年就交全房款了,依旧是享受基础价二百四十八块一个平方米。
三个月后还有六百户可以入住,他们都是八八年签订购房合同交全款,价格涨了二十块一个平方米,基础价是二百六十八。
没有人闹心,因为大家都眼看着物价在涨,又因为他们都知道五月份购房付款,基础价又涨了二十块。
预计年底前还有一千套商品房可以交付,基础价格是二百九十八一个平方米。
“家园集团”年底实现五千万营收,实现利税一千万不成问题,约等于一年半时间,资本就不止翻倍了。
不对呀!合资公司也得缴纳百分之二十的企业所得税,即便享受五年减半的优惠政策,也得一百万,资本咋就翻倍了呢?
那是坏坏的黄瀚没让王慧、陆惠卖坐北朝南的门面房,这些门面房都是二层或者三层,楼层高度都有三米六。
门面房的建筑成本仅仅比商品房多百分之十,但是销售价必须翻倍。
考虑到房价反正会涨,又考虑到形成规模后才有排面,所以留着整条后街的建造都尘埃落定后再进行销售。
然计划跟不上变化,后街跟步行街仅仅相隔一百多米,步行街坐北朝南的店面房的北面门脸就是后街。
后街还有一个好处,允许载重量不超过五吨的汽车通行。
当下用全民经商来形容中国虽不中,亦不远矣!
多次上新闻联播的三水市步行街商业区全国闻名,太多商贩纷至沓来,直接拉高了房租价格。
步行街上已经是一铺难求,后街潜力巨大,太多赚到钱的商户眼馋后街那一排排独立的门面房。
为什么说是独立的?
那是跟步行街上比较而来。
步行街的楼房都是六层或者七层,门面房只是一二层,而且是大商场模式没有隔开,商户们即便买下,也难以把三层以上都买全喽。
然后街截然不同,都是宽度四米的门面,深度十五米,高度三层或者二层,买下三层只不过一百八十平方米,一楼二楼用于营业,三楼可以居住,太理想了。
当然,门面房不可能全部作为商品,要兼顾社会效益。
彌生界
必须给社区留一千五百平方米,以后作为西大街居委会的办公室和活动中心。
为了方便小区的老人来活动中心下棋、打牌,还必须保证一楼面积不低于五百平方米。
原来的西大街居委会是个占地面积七八百平方米的大院子,十几间屋子的房龄应该有八九十年,朝南的几间还好,朝北的房子阴冷潮湿一股霉味。
用不着政府花一分钱,不但西大街居能够有宽敞明亮而且是坐北朝南的新房子办公,社区居民还拥有两层面积达到一千平方米的活动中心。
可以预见,新房子投入使用后,肯定迎来如潮好评,“家园集团”的社会形象会加分不少。
不仅仅要减去给社区的一千五百平方米门面房,还要减去“家园集团”自用的三层办公楼两千平方米。
解决拆迁户和拆迁单位的拆一还一又要减去五千几百平方米。
可以销售的门面房总共只有三万多平方米,但是均价必须是商品房的双倍以上,全部售出毛利润超过一千万,这里才是“家园集团”利润的大头。
这时对于房地产管理的相关法规没有出台,“家园集团”什么时候卖出门面房没人管。
但是太多步行街上的商户等不及了,他们都是先富裕起来的人,手里有几万十几万的很多。
这些都是人精,哪能看不出三水市的发展前景,拥有自己的门面房再也用不着担心房东涨价,那该多幸福?
于是乎,每天都有不少外地、本地的商户来后街“家园集团”售楼处打听何时销售门面房。
太多人要求先交定金,可惜遭到了拒绝。
为啥?没定价呢!没法签销售合同。
什么时候才可以销售?不知道,应该快了。
繁华地段的门面房不可多得,谁都不想错过。
眼看着后街上的二层、三层店面房已经封顶,更多人坐不住了。
太多商户天天来售楼处打听,有些人不是问一问就走,他们还三五一群滞留售楼处大厅抽烟喝茶侃大山。
由于人太多,直接影响到“家园集团”的日常工作了。
王慧、陆惠、马市长决定不能坐等黄瀚的通知,三人一起来徽派宅院找黄瀚这个股东之一协商销售事宜。
已经吃完晚饭正准备和学习小组的同学们去上晚自习的黄瀚,见到了联袂而至的陆惠和王慧,又看到了正在锁自行车的马市长。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黄瀚笑了,道:“陆瑶,我今天看来又得请假了。”
有妈妈在,陆瑶可不敢跟黄瀚翻白眼,她问道:“妈妈,阿姨,你们是不是找黄瀚呀?”
陆惠道:“嗯!我们有重要的事情找他这位董事拿主意,你帮他请个假吧!”
萧蔷道:“妈妈,你们这个样子不太好,影响黄瀚的学习呢!干嘛不选在星期天下午谈事情?”
“大人的事儿你不懂,别乱插嘴!”王慧道。
萧蔷不服气了,道:“我比黄瀚大一岁好不好!”
“他不一样,他上小学时就是我们县的第一智囊了!”
张春梅见了马市长、陆惠三人连忙问好,然后拉着萧蔷、陆瑶和同学们一起出门。
她道:“你们越打岔越耽误他们谈事情,反而浪费黄瀚的时间!”
“也是!还是班长看得明白。”萧蔷道。
陆瑶道:“看得明白没有用啊!又没办法阻止黄瀚多管闲事。”
“那可不是闲事,你别忘了“家园集团”我们都入股了!”
“还真别说,你不提我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了。”
额!张春梅愕然,因为她知道这么多同学,就数陆瑶家入股最多,算陆瑶的就有一万多块。
刘晓丽、张倩等等笑道:“那么多钱呢!我们都记得真真的,就你一个马大哈!”
萧蔷笑道:“这不是马大哈,应该是黄瀚经常说的神经粗大。”
陆瑶道:“你不也是从来没提起过入股的事儿,我估摸着你也早就忘了。”
“呵呵!跟你说实话吧,我还就真的忘了有这档子事。”
刘晓莉也入股好几千,那都是她辛辛苦苦存的私房,大多数是这些年跟着黄瀚赚到的,一小部分是存银行的利息。
她是因为无条件相信黄瀚的话,这才把所有的积蓄都买了“家园集团”的股票,她当然做不到如陆瑶、萧蔷那么神经粗大。
问道:““家园集团”是不是赚了钱呀?”
“我不知道!”萧蔷道。
龙骧虎步 婧然如此
“你怎么可以不知道?你妈妈是‘家园集团’的总经理呀!”
神仙婚介所
“我妈妈是总经理,又不是我。”
陆瑶见刘晓莉看向自己,连忙摆手道:“我更加不知道,我压根儿不关心这些事。”
葬主 畫夢
钱爱国道:“这事儿我知道,“家园集团”赚大发了。”
“究竟赚了多少钱啊!”
“这我哪能知道,我听我爸爸说过,“家园集团”的商品房供不应求,都开始卖明年才开始砌的了。”
“太好了!”刘晓莉欢呼道。
“哈哈,我妈妈帮我入股了一万块,年底会不会分好几千?”萧蔷兴奋道。
“不会?”
“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说“家园集团”赚大发了吗?难道他们耍赖?”
张春梅笑了,道:“耍不耍赖你回家问问你妈妈不就得了?”
“我在家里从来没问过这种闲事,问了我妈妈也不会说,她都是说,大人的事,你不懂。”
张倩道:“我爸爸妈妈也是这样!”
刘晓莉很关心自己的第一笔投资,那可是她全部的钱,她道:“钱爱国,你说说为什么好不好?”
张倩、王慧玲等等女同学也瞧向钱爱国,一样的关切。
“钱留在“家园集团”做本钱还能赚更多钱,砌房子卖需要太多钱买材料、付工资,当然不可能把赚来的钱都分掉。”
“有道理!这是黄瀚说的吗?”
唐女 百月
“黄瀚以前说过这种话,我爸爸也说过。”
刘晓莉满眼小星星,道:“钱爱国你懂得真多!”
“那有啥。砌房子卖也是做生意,只要是做生意,本钱越多越好赚。”
“对对对,以后‘家园集团’肯定越赚越多。”
这时黄瀚已经把马市长三人让到客厅,正好刘晓莲带着两个新服务员在收拾屋子。
刘晓莲蛮机灵,她认识马市长也认识王慧和陆惠,立刻给几人泡了茶。
马市长快人快语,坐下来就把来的目的讲了。
本来黄瀚还准备再吊一吊口味,缓两个月留到七月初销售,但是架不住马市长三人齐刷刷反对。
没辙,黄瀚给出了后街门脸房均价卖七百的建议。
这一回包括马市长在内都没觉得这个定价高了。
王慧和陆惠有了经验,建议三层楼的门脸房均价按照七百算,二层楼的门面房定价七百七十八!
黄瀚同意,并且叮嘱道:“直接张贴价格,用不着刻意宣传,用不着担心滞销,我能够肯定到了八月份,会变成一抢而空。”
陆惠乐了,道:“我算过账,两层楼一百二十平方米,不足十万块。
步行街上那些做了三年生意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拿得出这么多钱,他们肯定不会等,必然抢着签合同付款优先选房。”
马市长道:“我们还得提前准备,开始销售门面房的那天至少要派十几个民警、几十个联防队员来维持秩序呢!”
额!人的成长不可限量啊!这才过去了不到一年,“家园集团”的三个当家人就信心百倍了。
黄瀚道:“具体怎么执行你们看着办,反正不让价,关系户可以给优先选房的便利,仅此而已!”
三人互相对视,都有些尴尬。
想来不少商户走了他们的门路。
人情社会,找关系免不了,但是千万不能玩权钱交易,这是底线。
黄瀚道:“放心吧!房子会一直涨,而且能涨二三十年呢,现在买下后街的门面房,能够惠及子孙。保证关系户买得到、有得挑很对得起他们了。”
马市长道:“万一销售很慢,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让出百分之五到八的银行利息呢?
款提前一年到账少百分之五低于一年期银行利息,‘家园集团’不但不会亏还有得赚,何乐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