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e9火熱連載小說 青春流火討論-第527章 重要線索讀書-la6p9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赵复跟梁斌俩人从小时候聊到高中毕业,又从赵复复原回家聊到了赵歌、达强,从达强聊到了王朝,然后又聊到了王久东一伙人,很有点回忆录的意思。
最奇怪的是梁斌,百忙中居然有心思陪着赵复一块儿聊,还津津有味,他身边的人每一个人都感觉莫名其妙,没法看懂。
“赵复这厮毁了,看着吧,就在最近,他要是不整出点动静来,就永远销声匿迹了。”
修羅劍祖 妞給爺!笑
“他能整什么动静?有那个能耐么?”刘学斌看不惯赵复,也听不懂梁斌这番话。
至尊主播 兔子來了
“他要想有就会有,不想的话,就狗屎一坨了。”
梁斌也懒得解释,他这一年多做缩头乌龟,充分体会闷声大发财的好处,约束身边人不许惹事,严防王久东,尤其避免跟达强的摩擦,但也从未忘记过建鑫。
以梁斌这个层面,多少也知道一点建鑫这帮人在商业巷的情况,好像处境并不怎么样,自从王朝完蛋了以后,就一直没能再爬起来过,赵歌、老菜帮子一干猛人都蹲班房了,基本大势已去。
赵复不是纯粹的混混,即便有他在,建鑫也起不来,不但起不来,还被弄成了一锅乱粥。
赵复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收拾这个烂摊子,天生自嗨惯了的人,头脑虽然灵光,反应也极快,能促成很多人干不成的大事,但绝没有一方大哥的水准。
七大神器 暗夜浩明
而且梁斌了解到,对赵复刺激最大的不是建鑫如何了,而是他的战友陈东死了,这个人,梁斌也见过,很实在的一个人,结局却是出乎意料的糟糕。
梁斌原本很奇怪,赵复至始至终都回避了一个人,几乎从头到尾就没提过易洪,梁斌对其印象深刻,甚至有些忌惮,毕竟三方合作过,从他的角度看待易洪,感觉要比王久东可怕。
易洪严格意义上不算建鑫的人,但对建鑫的作用巨大,对王久东的混战中力挽狂澜,此后销声匿迹,赵复也很少再来找过梁斌,大家的联系和关注度也就越来越淡了。
直到陈东身死,才把梁斌的神经又给拉回到了建鑫,经过多方打听,方知前一段时间,建鑫在商业巷几乎被人玩儿残了,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易洪。
赵复不是易洪的对手,这一点梁斌很笃定,但梁斌清楚,赵复骨子里是个念旧的人,而且极端会算小账,他要不给陈东一个说法,那么自己也就垮掉了。
梁斌能给予赵复的很有限,倾听,或者是陪着说两句话,他估算赵复此刻的压抑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如果不爆发,便会消亡。
或许不久的将来,梁斌能够在同仁巷或者莫家街的某个犄角旮旯里看到赵复像野狗一样东游西荡,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当邵强冲进时代音符三楼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没人跟赵复聊天了,梁斌也烦了,找了个借口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而赵复正坐在沙发上仰着头,盯着天花板发呆。
赵复被邵强拎走了,居然没人过问,梁斌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从看到邵强的第一眼起就知道此人是警察,所以没人乱动。
其后,邵强控制了李兆宁,严格来说,邵强又游走在了违法的边缘,但他已经无法忍受了,又死一个,但专案组的反应太慢了,而他依然在停职中,豁出去的心态再度萌发。
许晖的信息来的很巧,邵强想了想,同意他的观点,并邀请他参加进来,于是两个人又迅速走到了一起。
皇裔巨星
将赵复和李兆宁给出的信息合并梳理,邵强很快又找到了另外两个小家伙,其中一个姓张,叫张璨,许晖曾在方家营那晚见过,当时就紧张了一下。
不过小家伙当时知道的东西不多,对许晖的印象也不深了,压根就没提两年前那个晚上的事情,但是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他知道小叮当的老娘住哪里。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上个月底小叮当曾经找过张璨,说是让帮着照顾一下老娘,他要出去几天,并留下了千把块钱。
张璨没在意,也不敢多问,知道小叮当再为易洪办事,而且好像挺危险的,搞得跟老东家建鑫的关系都很紧张。
婚宠军 吕颜
擎天雨师
谁知道小叮当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前后大概将近也有十多天了,一千多块钱也已经快花的差不多了,正在着急,又不敢声张的时候,他自己先被邵强和赵复被找到了。
其实散伙后,张璨和李兆宁一直跟小叮当保持着联系,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在一起了,据说这是易洪的要求,他只要小叮当,其他人都滚蛋。
两个人中,张璨跟小叮当的关系最好,也最其受信任,有什么脏活需要帮忙的,小叮当会先通知张璨,然后独自或者找上李兆宁一起干,每次完事儿,俩人都会分到一些钱,有多又少。
上次易洪授意,李兆宁在西郊的公交站场戏耍李俊,就属于这种脏活,但李兆宁被逮住后,出于哥们义气并没有说实情,包括如何跟小叮当联系等等。
小叮当身死的消息还没有公开,但尸源的确认已经基本完成,他在北川街的家已经被警方严密控制,邵强根本就没有含糊的必要,直言相告。
两个小家伙闻听,当场被吓懵了,一个面色惨白,一个差点哭了出来。
于是邵强有了抓手,一句为小叮当报仇的话便将两个小家伙弄的服服帖帖的,而赵复也忽然来了精神,就好像垂死之人回光返照那种感觉,强烈要求干活,死活也要找出易洪。
邵强人尽其用,把这么个松散组合编成了两组,许晖和赵复一组,他本人和李兆宁一组,日夜监视张璨所说的地方,也就是小叮当藏匿他老娘的地点,其实离着北川街不远,就在黄河路的一条偏僻的小巷道里。
而张璨本人平常怎么做,现在还继续怎么做,每天照常给送两餐饭,稍微帮着收拾一下房子,每次去都不会超过二十分钟,偶尔跟老人家聊两句,但也聊不出什么来,最怕老太太问小叮当的情况。
如此,不分昼夜,两个组蹲守了整整两天,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张璨把每天看到的情况详细告知邵强,小破房里没有什么不对劲,但小叮当老娘的情绪越来越不好,东西也不怎么吃,昨天送的饭,今天还没吃,可能生病了。